伊朗成功试射了一枚射程2000公里的新型弹道导弹,特朗普拒绝认定伊朗履行协议承诺

当地时间8月2日,特朗普签署《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该法案将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进行新的制裁。

要对伊核协议开刀?特朗普被劝再缓缓

图片 1  伊朗IRIB电视台截图:当地时间9月23日,伊朗成功试射了一枚射程2000公里的新型弹道导弹。(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是打包制裁,但各界分析普遍认为在眼下美国国内因“通俄门”事件导致的一系列政治变局下,法案主要针对的是俄罗斯,很少有人关注制裁法案对伊朗和朝鲜的影响,恐怕更少有人知道,法案签署的第二天,正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开始自己第二个总统任期的日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定于12日就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再次发表讲话。知情人士10日披露,多名白宫和政府官员力劝后,特朗普同意暂不恢复对伊朗经济制裁。

 

图片 2

根据美国国会通过的伊核协议审查法案,总统每隔90天要评估并告知伊朗是否遵守协议。3个月前,特朗普拒绝认定伊朗履行协议承诺,引发外界对美国可能退出协议的担忧。

  参考消息网9月25日报道
外媒称,伊朗核协议的未来变得更加不确定了,美国总统指责德黑兰新的导弹试射让核协议出现了大问题。

其实特朗普对伊朗的印象恐怕并不太好,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上任之后的半年时间内,特朗普一直在对伊朗施加压力。但是特朗普对于伊朗的制裁,一直面临着内外的巨大压力。

多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政府官员和白宫幕僚10日告诉美联社,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和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将在特朗普发表讲话前面见总统,副总统迈克:彭斯可能会加入讨论。

  据法新社9月24日报道,特朗普9月23日发推文说:“伊朗刚刚试射了能打到以色列的弹道导弹。”“我们真的没什么协议了。”

在客观上,伊朗一直在履行2015年7月与国际社会签署的“核协议”,甚至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多次表示,伊朗实际上在“遵守核协议”。而在对外关系上,包括欧洲国家、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都认为伊朗仍然“履行协议内容”,反对特朗普随意撕毁与伊朗签订的“核协议”,此举将会彻底封死伊朗核问题的解决路径,在此背景下,如果贸然退出“核协议”,美国将因此与自己的西方盟国产生裂隙。

除认定伊朗是否遵守协议,特朗普将决定是否维持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的现状。两年前,伊核协议签署后,美国逐渐解除制裁,其中最严厉一条制裁措施针对伊朗中央银行,相当于把伊朗驱逐出全球金融体系。

  报道称,9月23日早些时候,德黑兰宣布“成功”试射了一枚射程达2000公里的导弹。从理论上讲,这样的导弹可以打到被伊朗认为是敌人的以色列,以及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基地。

近期关于特朗普决心退出“核协议”的传闻越来越多。在7月份,多个报道支持,特朗普正在要求身边的顾问们搜集关于“伊朗没有履行协议义务”的“证据”,希望以此为由退出“核协议”。

上述知情人士说,特朗普政府内部对是否恢复制裁“讨论激烈”,特朗普决定采纳幕僚的意见,即再维持120天现状,暂不恢复制裁,但同时宣布针对伊朗企业和个人的新制裁,以惩罚伊朗试射弹道导弹和“支持恐怖主义”。

  这一试射消息的公布,正值伊朗和美国关系紧张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退出2015年与德黑兰签署的核协议,当时的签署国还包括德国、中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

根据《外交政策》不久前报道,特朗普在白宫向着自己的团队大发雷霆,认为伊朗没有履行“核协议”。虽然在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等安抚下,特朗普最终平静下来,但是随后要求自己的外交团队必须在90天内,也就是十月底之前,找出“伊朗破坏核协议”的证据。

美联社分析,特朗普这种“给颗糖再打一棒”的做法,一方面向伊朗展示强硬姿态,另一方面避免撕毁伊核协议的核心内容,为美方留下回旋余地。

  报道称,伊朗核协议禁止伊朗进行弹道导弹研发活动,但是认可该协议的联合国安理会2231号决议只是规定,伊朗不可从事能搭载核弹头的导弹研发活动。而伊朗领导人表示,伊朗没有制造核武器的计划。

图片 3

特朗普一直不看好伊核协议,称之为美国签署过的“最糟糕协议”。

  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9月23日称伊朗试射是“挑衅”,并指出“伊朗的野心是成为能够威胁中东国家和全球各民主国家的大国”。

事实上,在最近一段时间以前,大部分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并不会在退出伊朗核协议。这种分析主要是认为特朗普本人的做事风格难以捉摸,尤其是“爱讲大话”,很多表述和其实际行动之间往往自相矛盾。

蒂勒森上周接受采访时说:“总统说,要么修改协议,要么废除协议。我们正在试图兑现他的诺言,实现前者。”

  9月22日,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表示拒绝限制其弹道导弹研发项目。他在阅兵式上说:“我们不会在保卫本国人民这一问题上请求别人的许可。”

比如尽管特朗普在过去的数月中不断表示,伊朗就是中东纷争的“根源”,但是在一些敏感时刻,如伊朗大选期间,特朗普对于伊朗并没有采取过于激烈的制裁手段。因此很多分析人士倾向于认为,特朗普只不过是“夸夸其谈”,通过自己激烈的言辞,让自己的中东盟友如沙特和以色列能够“放心”。但是最近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尤其是要求在10月份之前自己的团队找出伊朗“违反核协议”的证据,使得美国伊朗关系恶化,似乎不可避免。

蒂勒森说,国务院正与国会商讨修改伊核协议审查法案,以回应特朗普的关切;外交层面上,美国正与欧洲盟国协调,就试射弹道导弹、支持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和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施压伊朗。

  报道称,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不断对伊朗核协议发起抨击,特朗普承诺要将其“撕毁”。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周三指出,对核协议能给中东带来和平的“期待”落空了,因为伊朗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给予了军事援助,并且德黑兰还在进行弹道导弹研发。

既然定下了到十月份找出“证据”进而以此为由退出“核协议”,那么如何“鸡蛋里头挑骨头”,就成为了特朗普团队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些美国媒体,如《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就爆出,特朗普可能会借鉴当年小布什总统通过核查敏感区域来“激怒”伊拉克萨达姆的方式,套用到伊朗,进而激怒伊朗,退出“核协议”。

美联社报道,国会不大可能马上修改伊核协议审查法案,会争取在特朗普发表下次伊朗讲话前完成修改,蒂勒森和其他官员正试图说服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特朗普10月15日要到国会听证,证明伊朗是否遵守了核协议规定的承诺。如果他宣称伊朗没有遵守,国会可能会重新开始对伊朗实施制裁。伊朗领导人曾对重拾制裁发出多次警告。欧盟国家和俄罗斯则要求特朗普不要退出核协议。

这一思路就是美国将会游说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成员,要求核查一些敏感的伊朗军事设施,而如果伊朗拒绝,那么美国以此为由指责伊朗“没有履行核协议”,进而美国自己也可以堂而皇之的退出核协议。比如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美国参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出了类似的方案:“如果他们不让我们进入”,“Duang……我们期待的协议撕毁就会来临”。

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即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暂停铀浓缩,国际社会相应解除对伊制裁,同时由国际原子能机构督查伊朗履行协议的情况。

  又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23日报道,伊朗称测试了一枚新式中程弹道导弹。该国此前一天对外展示了这款导弹,目的是对抗美国就备受争议的伊朗核计划提出的批评。

图片 4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鲁哈尼总统9月22日发誓,伊朗将继续支持发展本国弹道导弹计划。鲁哈尼说这番话的背景是,伊朗和美国关系持续吃紧。

除了通过在“核查手段”上做手脚,美国还可能会突出“核协议精神”,来代替“协议内容”,以此作为指责伊朗“违反核协议”的证据。任何协定,甚至任何事宜,如果放弃了白纸黑字的“内容”,而上升到“精神”,就意味着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在过去数月内,伊朗发起的数次导弹试射,很可能会成为美国抨击伊朗违反“精神”的重要依据。而就核协议本身来说,并没有明确限制伊朗试射和发展弹道导弹,只不过在联合国2231号决议案中,“敦促”伊朗不要“进行任何涉及能够运载核武器的弹道导弹的活动,包括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

  鲁哈尼发表讲话称:“不论你乐见与否,我们都将加强国防和军事能力,这对于实施威慑而言是必要的。我们不仅要加强导弹战力,还将加强陆海空战力。我们不会在保卫本国人民这一问题上请求别人的许可。”

核协议和联合国决议中关于伊朗导弹试射的模糊表态,给未来的伊朗核协议增添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比如在2017年1月29日,在伊朗进行了中程导弹试射之后,2月7日,法国、英国和美国共同向联合国秘书长去信,表达了对于伊朗试射导弹的“关切”,认为此举可能会增加地区紧张局势。而伊朗在3月份的回信中,明确表示伊朗的导弹试射并没有安装“核弹头”,因此并没有破坏核协议和联合国2231号决议案。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还是以1月底的伊朗导弹试射为由,在2月初追加了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报道称,鲁哈尼还谈到伊朗与美国及其地区盟友关系吃紧的一个重要根源。他说,伊朗会继续保卫“遭受冤屈的也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人民”,这即表示,伊朗不会降低对中东地区冲突的参与力度。

与此同时,在今年6月,美国指责伊朗在2016年10月进口了可以制造弹道导弹的零部件,并且向联合国公开了相关信息。如果美国的指责属实,那么伊朗此举确实就破坏了联合国2231号决议案的一些内容,因为该决议案明确规定,向伊朗“供应、出售和转让”军事物资和零部件,需要经过联合国安理会的审查。而在美国的指控中,伊朗在2016年10月进口的物资包括了可以用于制造离心机的碳纤维。如何给伊朗私下的进口物资定性,是为了“民用”还是为了“制造武器”,将很可能成为美国和伊朗在未来相互指责的一个重要焦点。

  在伊朗此次试射导弹的几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对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时严厉批评了伊朗。特朗普公开指责德黑兰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六大国于2015年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

其实从美国国内政治氛围来看,对于伊朗加大制裁压力,甚至退出在2015年与伊朗和国际社会共同签署的“核协议”,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概率事件”。在此背景下,如何找到“伊朗犯错”,进而显得“有理有据”的退出“核协议”,恐怕是特朗普所关心的议题。而“鸡蛋里头挑骨头”,没事找事儿,刺激和激怒伊朗,则很可能会成为未来数月内美国对伊朗政策的重要原则。

  报道称,美国今年推出的制裁包括将伊朗导弹计划锁定为制裁目标的立法。伊朗认为新制裁措施违反了上述核协议。核协议规定暂停对德黑兰实施大多数国际制裁措施,作为交换,德黑兰须在实施本国核计划方面保持克制。但协议并未涉及弹道导弹的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