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军事交锋的,  此次中国与东盟的海上联演

图片 1

图片 2

中美南海军事交锋的“冷思考”

近期,美“约翰·斯滕尼斯”号航母战斗群的新任指挥官希契科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舰艇与中国军队之间的互动“非常专业”。这一说法被西方媒体解读为对中国海军的“称赞”。

  10月21日下午,中国海军在港舰艇挂满旗迎接参演舰艇进港(图源:中国军网)

尽管双方元首交流频繁,但两国在南海主权争端问题上仍然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4月2日报道称,习近平说,中方尊重和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但是中国坚定维护它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但是习近平也表示,在基于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基础上,双方应该通过对话协商积极寻求解决彼此间的分歧。
  日本《读卖新闻》4月2日报道认为,这反证了中国今后不会在领土问题上向美方妥协。
  在中美军队密集过招之际,两国军方的交流始终保持热络。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2月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表示,中方准备好参加美国主导的2016年“环太平洋”演习;曾就南海问题对华“呛声”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也强调,中美军方有诸多沟通渠道,尤其双方签署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CUES)等防护性措施,并对两军关系前景保持乐观。反差巨大的举动,让看似热闹的中美南海军事交锋必须加上一道“冷思考”的“清醒剂”。
  CUES协定的本质
  CUES协定本质是“信心建立措施”的产物,追溯类似“信心建立措施”概念的诞生,一个是1958年北约与华约组织在“预防突袭会议”架构下讨论大型军事演习互换观察员等事务,再就是美国与苏联之间为了防止“擦枪走火”而设计的各种预防冲突措施,从热线、避免核武器意外协定到防止海上意外协定,不一而足。不管效果如何,在有规范的克制下,世界未再发生大战。
  如今国际间研究“信心建立措施”的概念,普遍以1973年在召开的欧洲安全合作会议(注:后改名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为开始。当年比利时、意大利代表联袂提出议案,提出“信心建立措施”名词及其概念。试图跨越北约、华约两大敌对组织的欧安会议协定要达成“信心建立措施”,主角还得看美国和苏联。换言之,措施的建立更在于防范美国与苏联因误判而大动干戈,尤其是避免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再度发生。
  1962年10月爆发的古巴导弹危机,让美苏领导人意识到沟通不良导致情况误判,近乎引爆核战争。有鉴于此,1963年6月20日,美苏代表团在日内瓦签订《建立热线机制备忘录》。当然,仅凭一条热线不足以预防冲突,所以双方于1970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签署《避免核意外协定》,避免预期的失控可能。
  除了预防核冲突外,美苏在预防冲突方面的另一项措施是1972年5月25日签署的《防止海上意外协定》,目的是针对公海上航行的海军舰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拟定规范,避免局部事件导致全面大战。当时的这套规则汲取了以往美苏为预防双方军舰在公海上航行不预期遭遇时应对准则的经验教训,这套精神与设计内涵无疑也成为今天中美类似规则的“参照物”。
  协定的达成始末本文由论文联盟
  放到当下的中美两军关系中,CUES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当属南海。不过几番惊险过招后,双方都能“控局有方”、全身而退,这同样要关注中美在军事安全制度建设方面“相向而行”的价值。
  2014年4月22日,中国作为东道主在青岛举办第十四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是,随着中国海军积极“走出去”,如何与老牌的“帝国海军”打交道,如何面对越来越多的“竞合博弈”情况。尽管2001年发生过中美南海撞机事件,2009年又有美国海军测量船“无暇”号与中国船只在南海交锋,但中美双方真正考虑CUES规则并探讨实践机会,还是2013年11月23日中国政府公告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后。
  另一个未能尽早获得共识的原因,在于“美国规则”镶入了字里行间。由于美国及其盟友早有这类经验,因而试图利用西太平洋海军论坛这样的多边机制尽早推出自己炮制的协定模式。据美国《连线》杂志称,早在2012年西太平洋海军论坛,美国就集合一帮盟友打算集体通过其主导的CUES协定,但当时中国投了弃权票。两年后,在2014年的论坛中,中国海军利用东道主的机会,加之已有与美国海军进行危机管控的经验,索性推动论坛通过了CUES协定,这也标志着中国在成员国中具备了一定影响力。
  当各国通过CUES协定后,日本也开始试图与中国恢复停滞不前的“中日海上联络机制”。2015年1月双方展开首次复谈,同意尽快启动海上联络机制,目的是希望尽快完成这具备防止偶发冲突机制的共识,建立“海空联络机制”,方便双方交流磋商海上和空中安全问题。
  游戏规则下的“挑衅”
  除第14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通过CUES规则外,中美双方又于2014年8月签署内容更为详尽的双边《海空相遇行为准则》。正是在这一谈判前后,中美海军分别在亚丁湾与南海进行了基于CUES规则的通信验证,此后中美机舰只要发生“性质敏感”的“相遇”,两国军事学者纷纷拿出CUES,认为它起到“防撞垫”的作用,推测美军不断测试中国海军是否遵守相关规范,同时试图以此为由,让美军舰船在各个海域“自由进出”,维持军事存在。
  不过,当上述规则推出后,中美机舰“敏感接近”反倒有增多趋势(尤其在南海)。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詹姆斯·霍姆斯在2014年4月为《外交官》杂志撰文《亚太海事法则的局限: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不会为我们这个时代带来和平》,点出这样的规则只是复制现有规则,而非新的海上安全规范。在他看来,这样的协议本质上所代表的只是外交承诺,缺乏足够的保证机制。
  至于“防撞垫”能不能避免故意招惹对方的情况,霍姆斯同事、海军战争学院教授彼得·达顿在美国《国家利益》撰文称,无论CUES一类互信机制还是中美之前签订的一系列单项合作备忘录,均无法从根本上消除中美关系中的危险因素,“这些规则的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现行规则在具体实施方案上存在空白,特别是对可能违反国际法规的一方该承担的责任,利益受损一方是否仍然能够遵守约定等等,均未做界定”。
  在他看来,美军对中国军队有多少诚意遵守规范感到怀疑,加上中国加紧建设南海岛

希契科克口中的“专业”,主要指中国海军执行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

  10月22日至28日,中国军队与东盟十国军队在中国湛江及其以东海空域举行“海上联演-2018”演习。25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刚刚进入海上实兵演练阶段的中国-东盟“海上联演-2018”将有助于增进双方了解互信,深化中国与东盟海上防务安全合作,为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发挥正能量。

首先,该规则的达成,有着中国的贡献。《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由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首先提出,在2000年西太海军论坛会议上正式公布。此后,不少论坛成员国提出修改意见,并进行多次讨论修改。2012年,中国决定承办论坛年会以来,又牵头在广泛征求成员国意见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2014年,在南京召开的论坛工作小组会上,各国就规则达成一致。

  海上联演盛况

其次,中国重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积极意义。该规则是指当海军舰艇或海军航空器在不期而遇时,应采取哪些安全措施和手段、减少相互干扰和不确定性、方便进行通信。规则对海军舰机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以及海上意外相遇时的海上安全程序、通信程序作了说明,对信号简语、基本机动指南等也做了规定。由此,规则可降低有关国家海军在海上意外相遇时发生不测事件的可能性,即使发生不测事件也可避免冲突升级。《海上意外相遇规则》有助于中美避免误判,维护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冲突不对抗”的内涵。

  此次中国与东盟的海上联演,参演兵力共包括8艘舰船、3架直升机以及约1200名官兵。其中,中国南部战区海军派出导弹驱逐舰广州舰、导弹护卫舰黄山舰、综合补给舰军山湖舰参演,东盟各国参演兵力包括新加坡海军“忠诚”号护卫舰、文莱皇家海军“达鲁塔克瓦”号巡逻舰、泰国皇家海军“达信”号护卫舰、越南海军“陈兴道”号护卫舰和菲律宾海军“达古潘市”号后勤支援舰。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等国家共派出5名观察员参演。东盟各国还派出观摩团抵湛江,视察演习岸基联合指挥部、听取演习情况汇报、参观中国舰艇。

再者,中国对《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认真践行。去年11月,中美海军首次在大西洋举行联合演练。此次演练即基于《海上意外相遇规则》,深化两军互信合作。

  此次实兵演习分为港岸活动、海上演练和演习总结三个阶段,其中,22日至24日港岸活动期间,各方展开多项文体交流活动,围绕军事医学与潜水作业等课题进行研讨,观摩营救落水人员训练,召开演习计划会,组织战术桌面推演,举行舰艇开放活动等;25日、26日是海上演练阶段,各国参演舰艇在湛江以东海空域重点演练《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使用及海上联合搜救,科目包括编队离港、编队通信、编队运动、联合搜救、直升机甲板互降、补给机动占位等6个;27日、28日两天,进行演习评估总结,举行闭幕式和欢送仪式。

鉴于上述,中国海军理应受到称赞。但是美将领却不该在称赞中“塞私货”,更不该用《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为自己的为所欲为辩护。

  四大重磅信号

希契科克在采访中声称,美自去年开始派遣军舰在中国宣称拥有主权的岛礁附近航行,以示“航行自由”。尽管这位指挥官重申美在南海主权事务上不选边站队的固有立场,但又表示美的行动是要挑战“过度的领土声索”,将矛头指向中国。不仅如此,美国防部还发布年度报告称,美军方去年针对中国、印度、印尼等13个国家和地区采取了“航行自由计划”行动,并称对中国采取有关行动旨在挑战中方对海上专属经济区上空的管辖权,以及中国试图在防空识别区限制飞行的做法。

  中国-东盟“海上联演-2018”演习是中国军队与东盟十国军队首次举行的海上联演,也是东盟首次与单一国家进行联合军演,同时还是南部战区成立后首次组织的多国联演活动,在中国与东盟关系史上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

美方言行明显有违“航行自由”的本意,也违反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精神。《海上意外相遇规则》是在尊重国际公认规则的基础上制定的,目的是促进了本地区各国海军信任措施的建立,减少和平时期各国海空军事行为的误解误判,避免海空意外事故,维护地区安全稳定。而美国派遣最先进的军用舰机,到南海炫耀武力,推动南海军事化,公然违背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要义。美国版本的“航行自由”实质上是“横行自由”,不应受到规则保护。

  首先,联演彰显了中国和东盟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愿望和决心。在2015年中国-东盟防长非正式会晤上,中国首次提出与东盟成员国举行海上联合演习的建议,得到各方积极响应。此后,中国与东盟各国多次交换意见,就海上联演主要内容达成共识,并在2018年2月的中国-东盟防长非正式会晤上确认,年内在新加坡进行桌面推演,在华组织实兵演习。海上联演的桌面推演已于8月2日至3日在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举行,此次在中国湛江举行的是海上联演的第二阶段即实兵演习。海上联演是落实中国-东盟防长共识,深化中国与东盟防务安全合作、增进互信的重要行动。

中国正致力于和东盟国家通过合作共同维护好南海的和平稳定,美国应发挥建设性作用,与中国相向而行。

  第二,联演有助于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这次海上联演的主要内容之一是针对《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使用进行演练。《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于2014年4月在中国青岛举行的西太平洋海军论坛上通过,旨在减少误解误判,防止发生海上意外事件。2016年9月举行的第19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与东盟国家关于在南海适用〈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联合声明》,为中国和东盟国家海军的船舶和航空器在南海意外相遇时的应急处置和操作规范提供了明确指引。通过这次演练,未来中国与东盟海军舰船在南海相遇时,可以利用这个规则及时进行沟通,防止出现误判和意外事件,这有助于维护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新加坡海军总长柳俊泓在10月22日上午举行的演习开幕式上代表东盟各国致词时表示,《海上意外相遇规则》是增强实践合作的范例,有力加强了操作层面的相互沟通,减少因误判造成的危险。

  第三,联演有助于提高共同应对海上安全威胁的能力。这次海上联演的另一个主要内容是进行联合搜救演练。演练海上联合搜救也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南海海域广阔,航线密集,海况比较复杂,过往的商船和作业的渔船较多,经常发生意外。此次联演中将研究探索中国与东盟海军海上联合搜救响应机制、方式方法和运行模式,进行海空联合侦察、搜索和救援演练。直升机甲板互降科目演练,也可用于未来海上紧急营救落水人员。直升机护送是最快的手段,未来如果南海地区发生海难,中国和东盟国家海军可以立即反应,联合进行紧急搜救,有效保护各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此外,此次演习的亮点之一就是6个海上演练课目分别由不同国家舰艇轮流担任指挥舰。其中编队离港、编队运动由中国海军广州舰担任指挥舰,直升机甲板互降由新加坡海军的“忠诚号”护卫舰担任指挥舰,编队通信由文莱海军“达鲁塔克瓦”号巡逻舰担任指挥舰,
航行补给机动占位由菲律宾海军的“达古潘市”号后勤支援舰担任指挥舰,联合搜救由海上编队指挥所直接指挥。这种设置能够使各国官兵都能得到锻炼,能够提高各国海军指挥协调能力以及应对海上威胁的能力。

  第四,联演加深了中国与东盟军队之间的相互了解与信任,为未来开展海上安全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此次演习安排的多项文体交流活动、研讨活动及战术桌面推演和舰艇开放活动,使各国官兵面对面的接触和交流,可在一定程度上去除彼此的神秘感,让彼此对对方产生更加清晰、直观、客观的看法,尤其是增强外军对中国军队的了解,感受中国军队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决心,减少中国威胁论。这实际上就是在积累互信,有利于今后更好地开展海上安全合作,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