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得不重建海军,《国家海上威力》

图片 1

冷战时代,苏联在海权论思想方面也有长足的进展——苏联海军总司令戈尔什科夫(Sergei
Georgievich Gorshkow)在马汉海权
论的基础上对其提出了修正和补充,另外也提出了全新的、系统性的海权论。在其《国家海上威力》(The
Sea Power of the State)
一书中,他提出了“国家海上威力”这一概念,并认为“国家海上威力的实质就是为了整个国家的利益最有效地利用世界大洋的能力”,国
家力量向海洋扩展和保护国家利益,这就构成了新海权,也就是“国家海上威力”。他还认为,“现代海军对陆地作战,不仅能解决领土归属问题,而且能够影响战
争进程以致战争结局”([苏]谢·格·戈尔什科夫:《国家海上威力》,海洋出版社,1985年版,第9页)。在其理论基础上,他认为苏联应该大胆利用在核
领域的先进性,大力发展海上战略导弹核潜艇,这种海上核战略手段可以有效平衡常规海上力量的不足。实则,这是传统陆权大国俄罗斯-苏联的海权思考。
据此,苏联的海上政策也发生了巨大转变,从早期苏联“海岸防御”政策转变为“远洋前沿部署”,从而使得苏联很快成为一个全球性海洋大国。当然,这是苏联
模式下的海洋大国,与英美日等传统海洋大国的思路大相径庭,苏联所依赖的主要是战略导弹核潜艇,而不是水面舰队,也不同于德国单纯依靠潜艇打击敌对海上运
输线的战略战术。
至20世纪60-70年代,苏联已经拥有了相当规模的核力量,美苏之间形成核对峙。苏联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在《国家
海上威力》中说:“在历史上,沿海国家的海军对于巩固其军事实力一贯起着重要作用。某些国家正是因为有了海军,才在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并用武力威胁和军
事炫耀的种种方式,对其帝国长期施加政治压力”([苏]戈尔什科夫:《国家海上威力》,海洋出版社,1985年版,第254页)。在赫鲁晓夫执政期间,对
外扩张更加强烈,戈尔什科夫因此也提出“发展强大的海军是由世界局势和苏联的国际地位和经济能力决定的。”苏联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说:“海洋国家主要是
发展海军,而大陆国家主要是发展陆军。”但在此后,苏联海军开始由“近海防御”转向“远洋作战”。1964年,苏联海军舰船总吨位达到160万
吨,1978年达到330万吨,包括3艘航母,水面舰艇446艘,常规潜艇294艘,核潜艇58艘。1978年,美国海军总吨位为346万吨,21艘航
母,水面舰艇217艘,常规潜艇119艘,核潜艇41艘。两者相比,总吨位较为接近,从数量上看,美国航母占据明显优势,但苏联水面舰艇数量是美国的一倍
多,常规潜艇和核潜艇也多于美国,不过美国舰船质量和作战力综合比较优于苏联同类型舰船。
70年代中期,苏联海军已经基本从“海岸防御”转变为“远洋作战”,并依靠强大的核潜艇和相当的水面大型舰艇与美国海军在全球范围内分庭抗礼。
当苏联海军力量接近美国后,于1970年和1975年先后两次举行了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全球性军事演习。在这两次演习中,苏联海军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
洋、黑海、地中海、波罗的海以及北冰洋的舰队采取了协调一致的行动,参演兵力占苏军总兵力的1/4-1/3。通过两次演习,表明苏联海军已经能够成为全球
性海军,可以执行多种作战任务和其他战略、战术任务;能够在任何时候抵达任何海域,并对敌对国重要陆上目标进行战略核突击。
在70年
代后,庞大的苏联远洋舰队在全球的大范围活动,使得美国及整个西方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院长斯坦斯菲尔德·特纳发表了《美国海军的新任
务》,他认为,美国海军必须要着眼于付出而不是获取。其意是美国海军需要增大投入,打造更为宏大的力量,以取得对苏海军显着的优势。他说美国海军有四大任
务:一,对核战争的战略威慑;二,控制海洋,确保海上交通线;三,兵力投送;四,海军前沿存在以保证美国对自由世界的保卫。
苏联在水
下和海面上咄咄逼人的态势,也迫使美国大力发展海军,不得不增大对海军的投入。从1971-1972年财年开始,美国海军的拨款已经占到四个军种的首位,
约为237亿美元,占总军费的34%。俄罗斯战略学者伊马·卡皮塔尼茨基在《“冷战”和未来战争中的世界海洋争夺战》中说:美国海洋政策的实质就是“保持
强大的海上战略导弹—核威慑力量和保持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地区海上交通线自由通航的能力,其中包括对海上交通线终端地区发生的事件施加影响,直至采取
进攻行动和被认为有必要的地区实施陆战队登陆的全面能力”([俄]伊马·卡皮塔尼茨基:《“冷战”和未来战争中的世界海洋争夺战》,东方出版社,2004
年版,第74页)。美国海军将领们此时也宣称,不保持美国海上力量优势,美国和其盟国的安全就难以保证。
20世纪80年代,在里根执
政时期,美国将发展海军优势力量作为国家安全政策的重中之重。与之相适应的是,这一时期的海军部长约翰.F.莱曼提出了确
保美国“海上优势”的海军规划。这一规划是建造包括15艘航母和100艘攻击型核潜艇在内的、改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列舰、编成4个水面战斗群、总数
600艘军舰的庞大海军。这一发展规划得到了时任总统的里根的支持。以莱曼为主要人物的“海上优势”论认为,美国国家战略与海军任务的逻辑关系是:国家战
略中规定的海军的基本任务;海军基本任务的完成需要确立海上优势;确保海上优势就需要重新确立严谨的海洋战略;基于美国是一个全球性大国,这一海洋战略也
必须是全球性的,因此美国海军的部署必须是“前沿部署”,也就是抵近潜在对手,对其进行威慑和保持警戒。所谓“前沿部署”,也就是预先将
兵力部署于世界各个基地,一方面作为威慑力量,一方面可以在战时迅速行动。
在西方战后的海权思考方面,“冷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新的能
够取代原来关于海军力量运用的战略或地缘政治理论,与之相反,马汉和科贝特所阐述的关于海军战略的重要思想毫不费力适应了冷战后的战略环境”
(Andrew
Dorman,et,eds,p185)。美国从19世纪初随着国力的迅速上升,海军实力也越来越强大,至19世纪末,其海权思想是以马
汉的海权论为基础,主要是突破以近岸防御、走向远洋。其策略是首先控制加勒比海,将这一海域视为美国的内海;在大西洋方向,与海洋第一大国英国协作,形成
直抵欧洲大西洋海岸的力量,以影响欧洲。由此,美国海军开始改变以往分散、依靠小型舰队的海岸防御方式,改为集中编成大西洋和太平洋两个远洋舰队,按照欧
洲的海战方式,以主力舰为主要力量,以海洋决战取得胜负,并且深入参与欧洲战争。总而言之,海权论主要内容应包括如下三方面:
一,任何海权论都是以利用海洋和控制海洋为基础;
二,制海权是海权论的核心思想; 三,以海洋为基础,保持威慑和进攻能力。
美国海军对传统海权论的经典学说保持了忠诚的继承。马汉海权论始终是美国海军的光辉指导。不过自独立战争时期,美国海军就保持了实用主义特色的海军战略,在冷战中,美国海军始终保持需要应对苏联的海上威慑,另外美国已经是世界超级大国,于是其海权思想也有所发展。
早在二战期间,美国军事战略思想家布罗迪于1942年发表了《海军战略指南》,分析了现代战争中海权的作用和控制海洋的相对性。战后初期,西方一些军事
思想家继续对二战海权思想进行总结和分析。法国海军学院院长拉科斯特于1951年发表了《海军战略》,主要论述了海洋对国家生存的基本意义和海军战略的基
本要素,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海上力量的作用和战后和平时期核力量的作用。德国的卢格也于1954年发表《海上战争》,也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研究背景,
论述了海上战场与陆地战场的相互关系,总结出滨海国家只要拥有制海权就具有强大的再生力。英国罗斯基尔也在这一年发表了《海上实力的战略》,论述了海上强
国对大陆强国的战略优势,这种优势可以决定战争的胜负。
冷战期间,肯·布思和格罗夫有较大影响。尤其是肯·布思1977年出版的《海军与外交政策》(Navies
and Foreign Policy),将传统的海权
论与现代国家关系和冷战形态结合起来,将海军作为三位一体的作用者,即海军可以同时发挥军事作用、外交作用和警察作用。他用一个“海权三角模式”来阐述他
的理论:
肯·布思关于海军三位一体的理论突破了传统的海军是“海上力量的政治显示”的观念,从而大大扩展了海军的作用;另外,海洋也
并非简单的交通线和战场,而是可以利用和控制的霸权领域。肯·布思的三位一体的理论对美国海权有深刻的影响力,至今美国经常调遣航母战斗群前往世界各地,
只要有事关美国利益的焦点事情发生,美国总统的第一句话总会问:“我们的航母在哪儿?”并且,按照事态的严重程度和美国的关切程度,派出不同规模的航母
——通常,执行一般威慑,会派遣一艘航母;比较关切的威慑和进行军事警告,会派出两艘航母;濒临军事进攻,会派出三艘航母;确定发动军事打击,会派出三艘
以上。所以,在今天的新闻中,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美国航母调遣的报道,这就是美国在按照海军三位一体理论,在对世界各地进行威慑,发挥海军的外交和警察作
用。所以,肯·布思的海军三位一体的理论事实上已经成为战后美国和西方的海军战略理论基础。这一理论不仅继承了传统海权论中海洋是交通和战场的观念,而且
将海洋与霸权利益直接关联,以强大的海上实力实现海洋控制、进而控制世界具体地联系起来,将传统海权论扩充和完善了。
在战后,随着空间技术和其他科学技术的发展,军事活动的领域已经延伸至外层空间,西方军事理论也大为扩展,陆权和空权也大行其道,这对海权也进行了互补和发展。
不过,直至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海军一直没有提出自己的、正式的海军思想,包括战略原则、作战指导思想和海军建设思想等,基本上都是参照欧洲的思想
和方式。美海军只是在实用主义的原则下,按照马汉海权论的基本原则,具体地拟定出“保持战略威慑”、“海上控制”、“显示力量和处理危机”、“前沿部
署”、“兵力投送”、“主力决战”等任务。在战后,以远洋决战和核威慑为基本立足点。
20世纪80年代,在里根时期,里根政府提出了
重整军备的政策,推行“新灵活反应战略”,这实际上是对苏鹰派所主张的战略,核心是强调美国要在任何出现苏联侵略或者苏联支持的侵略行动的地方进行抵制,
竭力将苏联的影响推回到苏联境内去。美国海军开始形成自己的海权思想。1984年,美国海军部长莱曼提出了“海洋战略”理论,并制定了“海上战略”,打造
规模庞大的舰队。1986年,美国海军共计拥有555艘舰船,其中包括13艘航母、3艘战列舰、32艘巡洋舰、69艘驱逐舰、112艘护卫舰、38艘弹道
导弹潜艇、95艘核动力攻击潜艇、4艘常规动力攻击潜艇、62艘两栖登陆舰、6艘巡逻艇、7艘扫雷舰、6艘战略支援舰、33艘支援舰和75艘机动后勤舰。
至莱曼卸任时,美海军已经拥有568艘舰船;一年后增至588艘,基本达到600艘的规模。莱曼因此说:海军“大大增强了我们遏制苏联冒险主义和确保和平
的能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准备的状态比任何时候都好。我们的敌人和朋友都知道这一点。”美国海军开始依据这些思想,有计划的控制世界16条最重要的
水道(16条最终要的水道是:马六甲海峡、望加锡海峡、巽他海峡、朝鲜海峡、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直布罗陀海峡、斯卡格拉克海
峡、卡特加特海峡、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巴拿马运河、佛罗里达海峡、阿拉斯加湾、非洲以南和北美航道),1986年又提出了与苏联在海洋上全面争
霸的“海上战略”,这是美国海军第一次提出海军战略构想。
“海上战略”的基本内容是:一,实力威慑,即让潜在的敌人
认识到,发动战争所冒的风险要大于它可能带来的好处;二,前沿防御,即设法在距离美国及其盟国尽可能远的地方保卫美国和盟国的利益;三,同盟关系,及奉行
美国与盟国集体安全政策,保持联合防御,各盟国之间互相支援。
“海上战略”公开、系统地阐述了美国海军的战略问题,使得海权论在20世纪80年代得到复兴和发展,并且对美国此后历届政府的对外政策、全球战略和霸权战略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至1989年里根卸任时,美国已经建立了一支有14艘航母、594艘战舰的庞大海军。
20世纪80年代,也就是莱曼所主张的“600舰队”大致形成的时期,美国推出了“低强度战争”理论,也就是小规模战争理论,主要包括地区性冲突、游击
战、特种作战、反恐作战、反叛乱作战等,其政治色彩浓厚。这种理论是为适应冷战环境中而产生的,因冷战导致美苏对峙,在核恐怖平衡下,大规模战争爆发概率
大为降低,相反,和平时期各种小冲突、小规模战争不断,因此美国海军也频频参与其中,成为这一时期主要任务之一。
在“低强度战争”指
导下,美军进行了入侵格林纳达和袭击利比亚的作战行动。1983年10月25日,格林纳达发生政变,亲苏政权上台,美军毫不犹豫地出动了海军、海军陆战
队、空军、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其中,海军出动舰艇11艘,包括1艘航母、1艘巡洋舰、1艘导弹驱逐舰、2艘驱逐舰按、1艘导弹护卫舰、5艘两栖攻击舰;
各种舰载机、陆基飞机和直升机200余架;海军陆战队出动1.9万人,两军组成了特混舰队。格林纳达是一个小国,总兵力不过1200人,美军
不过是将此作为一场合成演练,顺带解决了格林纳达的政治问题。
利比亚又是一场低强度战争。利比亚是一个二战后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卡扎
菲上校发动政变后成为新领袖,但这是一个坚决反美的斗士,上台后就废除了前政府与美国签订的一系列军事、经济和技术协定,这让美国大为恼火。1986年1
月,美海军第六舰队“珊瑚海”号航母战斗群、驻印度洋的“萨拉托加”号航母战斗群、美国东海岸的“美利坚”号航母战斗群共计30余艘舰船和259架舰载机
进入地中海。在利比亚领海外完成攻击部署后,诱使利比亚首先动武,随后击伤5艘利比亚导弹巡逻艇,伤亡150人。在随后的几个月中,美海军继续对利比亚进
行封锁和打击。4月14日晚,在美海军凯尔索中将指挥下,进行了“黄金峡谷”行动,海空协同远程打击利比亚。当时动用了2艘航母和17艘舰船,一举摧毁利
比亚5个军事目标,击落14架飞机,死伤700余人;美军仅损失1架飞机。
美海军在80年代的两次军事行动都非常成功,显示出了海军卓越的战斗能力,同时也是对苏联的一种威慑。
美国海军在20世纪80年代后,一直是美国四大军种中规模最大的,无论人数、军费、核力量等都是如此——通常,一个国家的军队中,陆军是占主要地位的,人数也是最多的,但美国海军人数为55万,占美国总兵力的1/3多。

“美国人要么选择做二流国家,要么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

–美国海军之父 西奥多·罗斯福

初 创

蹒跚起步 几经兴废

美国远离欧亚大陆、直接面向两洋的地理环境及其全球利益,决定了海军对它的特殊重要性。但是,在建国后的最初百年,美国却始终自视为以陆地为基本生存和发展空间的大陆国家。尽管美国早在1798年就建立了海军部,海军也从此成为独立军种,但在究竟如何建设和使用海军的问题上,却始终随着战争威胁的变化而摇摆不定,海军也因此几经兴废。

独立战争期间,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英国海军,华盛顿领导建立的“大陆海军”虽然在正面战场乏善可陈,但以约翰·保罗·琼斯为代表的舰长们率领的私掠船却在英国海岸打了几场漂亮的“海上游击战”。独立战争胜利后,美国国会认为和平时期维持一支海军花费甚巨,海军于是在1783年被解散。1794年,由于地中海航运受扰以及美法矛盾,美国不得不重建海军,却也只是建建停停、小成即废。到第二次美英战争时期,美国海军只有16艘舰艇,而英国海军却拥有大约600艘战舰。英国舰只长驱直入,从海上攻打华盛顿和新奥尔良,并在1814年将美国首都付之一炬。

19世纪上半叶,美国海军仍奉行沿海防御战略,但保护商运的需求促使其先后组建了地中海分舰队、太平洋分舰队、南大西洋分舰队、东印度分舰队、本土分舰队和非洲分舰队。这表明美国从来不缺乏海外扩张的基因,但由于当时受“孤立主义”影响和制约,海军装备状况始终落后于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扩张能力有限。

美国内战期间,为满足战争需要,联邦海军发展迅速,并在与南部同盟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内战结束时,美国海军拥有大小舰船626艘,规模相当可观,但在战后却再次遭到压缩,仅保留了约50艘舰艇。此后,美国海军进入了马汉所谓的“黑暗年代”。这一时期,大多美国人甚至包括海军部的决策者们,对于美国究竟需要一支什么样的海军,建设一支什么技术水平的海军等问题,仍然懵懵懂懂、莫衷一是。

扩 张

海权指引 突飞猛进

到19世纪末,美国通过巧取豪夺,已完成陆上版图扩张,成为雄踞美洲、虎视两洋的陆权大国。同时,海外利益对美国的发展越来越重要。要想在即将到来的20世纪占据有利战略位置,美国必须把目光转向海洋和世界。《海权论》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横空出世的。美国海军史学家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控制并利用海洋使一个国家崛起的内在逻辑和规律。终其一生,马汉都在鼓吹和教育美国,必须在帝国主义国家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舞台上把自己建设成海洋国家,而作为海洋国家,迫在眉睫的就是建立以战列舰为主力的强大舰队。《海权论》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人对海洋及发展海军的思维方式,为处于历史转折时期的美国指明了一条适应时代潮流的繁荣之路。

在海权理论的指导下,美国迅速完善海军工业体系,并开始大力建造主力战舰。很快,新兴舰队就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中得到检验,太平洋分舰队和北大西洋分舰队迅速赢得决定性海战,封锁控制了马尼拉湾和圣地亚哥港,夺取了海上控制权。最终获胜的美国接收了老牌海洋强国西班牙控制着的海上要地,不但占领了菲律宾,还把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变成了自己的内湖。在太平洋,美国进一步吞并夏威夷并占领了包括关岛在内的太平洋上的所有重要岛屿,几乎实现了对太平洋的全面控制。

一战爆发初期,美国推行所谓“严守中立”政策,事实上却在大发战争财。战争后期美国转入积极备战,全面实施两洋战略,大力扩充海军实力,通过建立完善的护航体系,促使美国从海军大国成长为海权强国。战后,美国凭借强大的海军实力,争取到与英国同等的海上地位,在华盛顿会议上将美英日法意五国的主力舰比例确定为5∶5∶3∶1.75∶1.75.然而条约的束缚并没有阻挡住海上列强再次扩军备战的脚步,飞机和航母的发展也给海军建设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深刻影响了全球战略格局,德、意、日走上了法西斯道路,为二战爆发埋下伏笔。美国旨在推动国内经济复苏的《全国工业复兴法》和经济刺激方案,带动海军新一轮扩建浪潮,一大批新型海军主战装备建成服役。

称 霸

血战两洋 霸权崛起

1939年9月,德国闪击波兰,二战全面爆发。美国天然的地理优势使其可以置身战争之外。战争之初,大多数美国人对战争并不感兴趣,但政治家、战略家们依然根据战争形势的演变,在表面推行中立政策的同时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一边发财、一边备战。1940年,时任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签署了包括18艘重型航母、200艘各类战舰的规模庞大的《两洋海军法案》,再次给海军扩军备战注入“兴奋剂”。这样的扩军计划,给长期作为太平洋竞争对手的日本带来了巨大压力。被侵华战争初期胜利冲昏头脑的日本决定对美开战。

1941年12月7日,日本军队在2个小时内出动350余架飞机偷袭美国在太平洋夏威夷群岛上的重要的海军基地珍珠港,炸沉炸伤美军舰艇40余艘,炸毁飞机200多架,美军伤亡4000多人。对日本而言,这是一场战术上的胜利,但同时又是战略上的失策。第二天,美国正式对日宣战。

起初参战的美国秉持的是“欧洲第一”的战略,在大西洋战场以潜艇战和两栖登陆战为主。拥有足够用于护航的驱逐舰的美国,组成了包括着名的“反潜第十舰队”在内的护航航母方队,专门猎杀大西洋上的德国潜艇。到1944年4月,德国在大西洋的潜艇只剩下50艘左右。此外,美军还先后组织参与了北非登陆、西西里登陆和诺曼底登陆,彻底改变了欧洲方向的战争形势。

偷袭珍珠港后,日军兵分五路、海陆并进,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了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诸岛,直接威胁澳大利亚,之后又在印度洋消灭了英国东印度洋舰队主力,一时风光无限。但是很快,美国强大的战争储备和动员能力就开始发挥作用。由于太平洋战场主力舰只剩下航母,反而倒逼美国放弃了传统的大舰巨炮对轰的作战模式,转型为更加先进的以航母为核心的立体作战。这是海军作战模式的历史性飞跃。

1942年5月,美日舰队在珊瑚海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完全使用航母舰载机交锋的“超视距”对决,双方损失相当,但日本的损失却难以得到迅速补充。6月,双方在中途岛再次决战,各自动用了能够动用的全部海上兵力,虽然日军有明显优势,但由于密码泄露、协同失误等诸多原因,日本联合舰队在此战中大败亏输,损失了4艘航母、1艘重型巡洋舰以及数百架飞机。随后美军开始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进行了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战、塔拉瓦岛登陆战、马绍尔登陆战、马里亚纳海战、莱特湾海战、硫磺岛登陆战和冲绳登陆战等战役。其中,莱特湾海战是太平洋战争中的最后一场大海战,此后日本海军几乎已不复存在。

二战导致英国、日本两大海权国家没落,美国海权就此崛起。1940年7月,美国海军部在役官兵20万,拥有舰船1099艘;到1945年8月,海军官兵暴增至340万,陆战队人数达到48万,舰船数量达到68936艘,飞机数量达74032架。此时美国的海军力量已经遍布全球,完全具备了在全球任何地点采取决定性攻势的战略能力。

巩 固

美苏争雄 一超独霸

二战后,美国成为首屈一指的海洋强国,但苏联作为新兴强国,成为美国称霸的主要对手,双方很快展开了冷战和对抗。冷战伊始,美国依仗其拥有的海上地缘优势,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实施封锁、包围和遏制,在战略态势上处于有利地位。在欧洲方向,美国组建了北约,对苏联及其东欧盟国进行海陆遏制,尤其是对苏联进出大西洋的出海口构成封锁态势;在远东地区,美国派驻第7舰队,建立了美日同盟、东南亚条约组织等军事集团,利用部署在西太平洋第一、二岛链上的大量海、空军基地,对东亚大陆形成海上封锁和包围。直至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凭借明显的海上优势,在美苏争霸中处于上风。这期间,美国海军在诸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侵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后,受到羞辱的苏联海军奋起直追,到70年代已与美国实力相当,甚至数量上还略胜一筹,此后苏联在美苏争夺中处于进攻态势,占据上风。为改变不利地位,重新夺回海上优势,80年代里根政府再次祭起海权大旗,宣布必须控制全球l6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海上通道,并提出了600艘舰艇计划,美国海上力量建设和海洋扩张再次进入“黄金期”,重新在同苏联的争霸中占据攻势地位。这为最终在经济上拖垮、政治上击垮苏联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期间,美国海军在入侵格林纳达、突袭利比亚、入侵巴拿马和发动海湾战争等军事行动中都扮演了主角。

苏联解体后,美国凭借无与伦比的综合实力,真正成为全球霸主,其海军也适时调整自身战略,先后提出“由海向陆”“前沿存在、由海向陆”“21世纪海上力量”“空海一体战”等战略理论和构想,指导美国海军进一步在联合作战能力、对陆精确打击能力等方面不断进步完善。这期间,美国海军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等行动中冲锋陷阵。

纵观历史,美国海军发展史深刻演绎了一个国家依靠海权取得成功的典范,为其他国家向海洋发展留下了值得学习思考和借鉴的经验教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