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有力量威吓比很多美利坚联邦合众国战机活动的前沿营地,中夏族民共和国还以打击美军首要设备、约束美海军国际水域机重力量为指标

图片 1

  据《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网站6月7日报道,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主任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在2015年2月刊《外交》杂志上撰文,探讨如何遏制中国。他认为,要想有效遏制中国,必须阻止人民解放军从空中和海上突破“第一岛链”,而在沿线部署陆军分队,联合地区盟友,协助空军和海军,则能阻碍中国军队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

  东方网9月14日消息:美国华尔街日报11日文章称,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杀手锏武器,并部署大量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中国以此向美军及其盟友发出信号,即解放军能打击多数美军战斗机在前沿部署的亚太基地。

如今,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已拉开序幕。尽管美国国防部手中不太“宽绰”,但也不断加大投入,重点发展新型远程轰炸机和核动力潜艇等一系列可在高危环境下遂行作战任务的装备。文章认为,伴随中国领土诉求的不断扩大,实际上对“第一岛链”,包括日本、菲律宾、台湾等所有美国有义务保护的国家和地区,都构成威胁。若想制止中国的做法,除借助空中打击和海上封锁,美国及其盟友还应发挥地面部队的潜力,沿“第一岛链”构建一系列前后呼应的防御设施,进行“群岛防卫”。提出这一观点的,是美“空海一体战”理论的创始人之一——安德鲁·克里平涅维奇。文章充斥着对中国的歪曲和污蔑,以下为原文,仅供读者参考。

  克雷皮内维奇指出,美军已经开始转向亚洲。海军和空军计划到2020年把自己60%的兵力部署在亚太地区。另外,五角大楼还在削减预算的同时,投入大量资金研发新型战略轰炸机和核潜艇,用来执行高度危险条件下的行动。

  文章称,一个国家的军事战略能够让外界观察其战略意图,中国显然是想使中美军事平衡发生缓慢而关键的转变,以阻止美国保护其在该地区的长期利益,并把华盛顿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例如日本、韩国和台湾)吸引到自己的轨道上来。

现实威胁

  这些调整显然旨在遏制日益咄咄逼人的中国。而且似乎还有很好的理由:北京越来越多的领土要求几乎威胁到“第一岛链”的所有盟友,包括华盛顿已经承诺提供保护的日本、菲律宾和中国台湾。但是,要想可靠遏制中国,五角大楼还必须走得更远。中国实力的增长迫使华盛顿保证对盟友和伙伴提供军事支持的能力受到质疑。虽然通过威胁进行空袭和海上封锁,能够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迫使中国放弃冒险行动,但是华盛顿及其盟友和伙伴的主要任务仍是通过剥夺人民解放军的介入能力来遏制中国,说服北京相信自己根本无法通过武力实现目的。华盛顿能够利用美国陆军,以及地区盟友和伙伴的潜力,实现这项任务,沿着“第一岛链”打造一个相互联系的防线系统,阻止中国实现自己的目标。

  为此,解放军正致力于打造能够出其不意发动攻击的战斗武器,即中国人所谓的”杀手锏武器”。解放军认为,美军作战网络严重依赖卫星和网络来识别目标、协调攻击、引导”智能炸弹”,这是美军的唯一重大弱点。2007年,中国成功进行了反卫星导弹试射,另有报道称中国曾利用激光”致盲”美国卫星。此外,多年来,美军一直频繁遭遇源自中国的网络攻击。

尽管北京声称中国的崛起是出于和平目的,但其行动与此背道而驰,其正谋求独霸整个西太平洋地区。北京的主权声索范围不仅局限于台湾,还包括日本的尖阁列岛,以及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大部分水域。在南海,中国与6个国家存在领土纠纷和海洋争端。中国矢志不渝地追求这些目标。

  美国专家指出,中国宣布自己的崛起出于和平目的,但是实际行动完全不同,它表明中国渴望得到西太平洋主导权。中国不仅谋求收复台湾,而且还要收复日本占据的钓鱼岛,以及东海、南海大部分争议地区。近年来中国在南海积极展开行动。2014年3月,中国海警力量阻止菲律宾侵入南沙群岛。两个月后,中国在南海安装油气钻探平台,和越南渔船发生冲突。另外还在东海发生了一系列冲突。2010年9月,为了反击日本海岸警卫队扣留中国渔船和船长,中国暂停对日出口生产手机和电脑所必不可少的稀土金属。2013年11月,中国在钓鱼岛和东海其他区域上空设立防空识别区,明确警告称将对入侵飞机采取军事措施。

  解放军现代化建设还包括发展反介入/区域封锁能力,威胁诸如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等美军基地。解放军正在发展并部署大量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这些导弹能够压制美国及其盟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且其精确度很高,可用来攻击美国及其盟国的空军基地。这向美国及期盟国传递的信息是明确的:中国有能力威胁多数美国战机活动的前线基地。

近来,北京在南海的一系列举动咄咄逼人。2014年3月,中国海警船对菲律宾进出斯普拉特利群岛相关岛屿的海上通道实施了封锁。2个月后,中国石油钻井平台进入越南专属经济区,并与越南渔船发生冲突。这些举动与此前东海发生的事件可谓如出一辙。2010年9月,1艘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冲撞了2艘日本海保船,日方拘捕了这艘渔船的船长。为了报复日本,中国暂时中断了对日稀土出口。2013年11月,中国单方面在有争议的钓鱼岛和东海相关水域宣布建立“防空识别区”,并警告外国飞机须遵守中国的空中交通管制规则,对拒不执行此规则的外国飞机将采取军事措施。

  一些人认为,随着军事实力的增长,中国领导人会感觉自己更加安全,今后的行动将会更加稳重。但是实际上很可能出现完全不同的情况。事实上,中国还在急剧增强军事实力,投入资金发展能够直接威胁地区稳定的新能力。比如,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扩大自己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阻止其他国家军队占据或穿越大部分地区。很显然,中方的最终目标是阻止美军进入西太平洋。近年来,人民解放军在此方向上取得了较大进步,试验反卫星导弹和激光,用来阻止美国卫星,并对美军网络发动大规模攻击。

  解放军的区域封锁能力侧重于把美国海军的自由行动能力限制在”第二岛链”之外。第二岛链是指从中国沿海一直向东延伸至关岛的地区。为悄悄跟踪美国航母及负责保护航母的水面战舰,中国海军部署了配备有先进鱼雷和高速掠海反舰巡航导弹的潜艇。为了远距离跟踪并攻击美国水面战舰,解放军正在打造超视距雷达,并部署侦察卫星,以及配备有高速反舰巡航导弹的飞机。东亚水域正在逐渐成为美国战舰及前线飞机的”真空地带”,与此同时,美国卫星正在变成一个”死靶子”,而五角大楼数字主干网络正在日益受到威胁。

一些人认为,军事实力越强,领导人就越有安全感,所以,中国咄咄逼人的行为将伴随其军事实力的不断增长有所节制。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北京的挑衅行为与其军事实力的飞速发展密切相关。中国正投资发展大量新型作战能力,比如,解放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核心目标就是使西太平洋成为美军的禁入区。这种能力以美军的指挥控制系统为主要目标,因为这些系统高度依赖卫星、互联网来协调作战行动和后勤补给。测试反卫星导弹、运用激光武器致盲美军卫星、对美军网络设施发动攻击等,近年来,解放军在这方面已取得巨大进步。同时,中国还以打击美军关键设施、限制美海军国际水域机动能力为目标,不断增强相关领域的实力。解放军现有常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能对美国在该地区包括嘉手纳空军基地在内的大型基础设施发动打击。中国正在发展可对“第一岛链”多个目标实施打击的隐形战机。为对较远距离的美军舰艇实施侦测和定位,解放军已部署了多种性能强大的雷达、侦察卫星,以及可遂行远程侦察任务的无人机。为了袭扰美军航母及水面舰艇,中国海军正在采购装有先进鱼雷和高速巡航导弹等远程反舰武器的潜艇。

  中国还在扩大自己对抗美国军事力量,限制美国海军在国际水域演习的能力。人民解放军不仅已经装备能够攻击美国在此地区的大型军事目标,包括位于日本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的常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而且还在研制用于打击“第一岛链”沿线目标的隐身战机。为了远距离发现敌方军舰,人民解放军不仅部署强力雷达和监视卫星,而且还利用无人机进行远程侦察飞行。为了对付美国航母和护航舰艇,中国海军还在列装配备现代化鱼雷和高速巡航导弹、能够实施远程打击的新型潜艇。

  文章称,中国的”杀手锏”并非为应对美国军事建设采取的措施。与冷战结束时相比,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兵力很少。而且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美国并没有用其军事力量攻击或强迫中国。相反其承诺维持一个稳定的地区军事平衡。中国的发展–北京称之为”和平崛起”,这种战略符合中国的观点–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有人认为,北京的行为只是为了应对美军的军力发展,这种说法无法自圆其说。过去10年,华盛顿的精力和资源主要用于保障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地面部队。美国国防预算占GDP的比重一直保持在4%左右,2010年回落到3%。简而言之,美国国防部正在削弱自身的军事能力,而解放军却在飞速发展,

  克雷皮内维奇声称,中国的行动不能解释为对美国增强军备的反应。过去十年,华盛顿一直在尽量集中精力和资源保障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陆军。根据预测,美国军事预算,不久前还超过GDP的4%,到2020年就将降到3%以下。简单地说,五角大楼在削减军事潜力,而中国却在增强军力。但是,中国不会企图通过公开侵略来实现自己的扩张目的。在保持自己战略文化的同时,中国希望缓慢而坚定地改变地区军事平衡,使其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最终迫使其他国家除了接受中国力量之外,别无选择。大多数海上邻国都相信,外交和经济诱惑不会改变这一基本事实。因此一些邻国,包括日本、菲律宾和越南,正在集中精力打击北京的雄心壮志。然而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仅靠自己单打独斗,根本无法阻碍中国迈向自己的目标。只有借助美国的大力支持,才能形成统一战线,共同遏制中国。

  文章称,中国对西太平洋的主宰已现雏形。北京最近宣称其”核心利益”包括130万平方英里的南中国海;尽管国际调查提供了证据,中国仍拒绝承认朝鲜应对韩国战舰沉没事件负责。此外,中国外长杨洁篪在最近召开的一次国际峰会上驳回了新加坡对北京日益扩大的领域要求的关注。(编译:春风)

对于中国而言,这一切只是开始。按照中国的战略文化,中国希望以一种缓慢却大幅度改变地区军力平衡的方式,让其他国家别无选择。中国周边海上邻国大都认为,外交和经济接触无法使这一态势发生逆转。于是,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等国,日益将军队重心放在如何抵制中国的野心上。然而,这些国家清醒地意识到,“单打独斗”根本不足以瓦解中国的目标。只有在得到美国物资援助的情况下,他们才能构建起一条集体防线,进而慑止中国的侵略或胁迫。

  美国专家认为,如果华盛顿要想打乱北京的算盘,必须剥夺中国控制“第一岛链”附近空域和海域的能力,因为只有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人民解放军才能突破岛链封锁。美国还必须整合地区盟友的作战系统,完善其武器库,从而抵消中国人民解放军试图改变地区军事平衡的努力。美国可以借助陆军部队来实现这个目标。陆军不会取代现有的空军和海军,只会作为它们的有益补充。

具体实施

  至于防空问题,可以加强“第一岛链”国家的能力,通过部署陆军分队,配备相对简单的机动式近程拦截导弹,比如改进型“海麻雀”,使用“长颈鹿”雷达探测目标,阻止中国军机进入相应空域。与此同时,美军将和日本等盟国一起,使用更加先进的远程防空系统,拦截中国巡航导弹,消灭中国最新型飞机。越南虽然不是
“第一岛链”的组成部分,却已开始扩大自己的空中潜力,因此也能通过联合防御行动,共同对付中国。

如果华盛顿想要制止北京的做法,就必须严防中国掌握“第一岛链”周边水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与此相应,美国必须整合盟国的作战网络,强化其作战能力,抵消解放军一系列行动的影响。

  还有一项任务是剥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制海权。为了实施针对岛屿的进攻性战役,必须增强海上控制权。美国国会高官已经建议美军考虑恢复二战后放弃的岸防炮兵分队。这个想法很简单,似乎也有说服力。与其让美军战舰深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击区内冒险,或者从优先方向调派潜艇进行支援,美国及其盟友不如利用部署在
“第一岛链”沿线、装备机动式发射装置和反舰巡航导弹的陆军部队执行相同的任务。日本就在这样行动,日军在演习期间在琉球群岛部署了反舰巡航导弹发射装置。越南也部署了类似武器系统。其他国家也可以效仿,要么单独部署,要么在美国财政、人员培训和技术支持下联合部署。

在防空方面,“第一岛链”沿线各国的陆军部队,只需运用机动性能高、操作相对简易的短程拦截导弹,就能强化自身的制空优势,削弱解放军的空域进入能力。与此同时,美陆军只需与日本等盟国合作,运用性能更为先进的远程系统,就能拦截中国的巡航导弹,摧毁其先进战机。尽管越南并不是“第一岛链”的组成部分,但其正在强化空中拒止能力,有助于拓展盟国的防御范围。

  美国及其盟国陆军还能执行的另外一项封锁任务是布设水雷。传统上都是使用军舰布雷或排雷,从而限制或保证通过狭窄的海峡。虽然扫雷仍然主要是海军的职能,但是陆军,特别是部署在连接东海、南海与远洋的关键海峡附近的陆军,也能在布雷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只要拥有从地面基地借助短程导弹、直升机和驳船布设水雷的能力,陆军也能阻止中国海军进入大部分海域。在“第一岛链”沿线咽喉地带布设的雷区,能够严重阻碍中国军舰向前推进,安慰焦虑不安的盟国海军。与此同时,部署岸防反舰导弹连,也能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舰的排雷作业显得特别危险。

同时,盟军也要削弱解放军的海洋控制能力。对此,可以鼓励美陆军运用炮兵部队执行近岸防御任务。这种方式简单实用又效果明显,美军和盟军无须冒险派战舰进入解放军防区或分散潜艇力量,就可依托“第一岛链”沿线驻扎的地面部队的机动发射设施和反舰巡航导弹,执行同样的作战任务。在军事演习中,日军已在琉球群岛的某些岛屿部署了岸基反舰巡航导弹部队,越南也已部署了相似的武器系统,其他前沿国家可如法炮制。

  在长期前景内,陆军还能支援打击中国海军不断增长的潜艇舰队的战役。对潜艇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隐蔽,不被敌方发现。一旦被发现,潜艇应当避免交火,否则就会遭受被消灭的威胁。通过在“第一岛链”附近水域布设低频和声学传感器,美国及其盟国将会提高探测中国人民解放军潜艇的能力。届时岸防炮兵分队就能使用火箭助飞鱼雷,迫使中国潜艇停止航行,转身离开。

海军水雷战,是美军和盟军地面部队另一个大有可为的领域。过去,海军舰艇通过执行扫/布雷任务,限制或促进狭窄海域和海峡的通行自由。尽管扫雷行动本质上属于海军任务范畴,但地面部队也可在布雷行动中发挥作用,特别是在东海和南海进入公海的关键水域部署的地面部队。美军和盟军地面部队可从陆上基地,通过短程火箭、直升机或大型平底货船布设水雷,限制中国海军的海上活动范围。位于“第一岛链”重要海上通道的水雷区,可以大幅增加中国海军进攻或袭扰的难度。与此同时,盟军的岸基反舰导弹营,也会增大解放军舰艇执行扫雷任务的风险。

  如果美国盟友或伙伴遭到中国攻击,哪怕只有少量美国陆军部队,也能帮助当地力量进行坚决的抵抗。东南亚和中东的现代冲突表明,哪怕是数量不多的非常规陆军分队,只要拥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和比较内行的顾问,也能实现自己的目标。美国陆军在太平洋地区的类似行动也能把中国攻占领土的行动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特别是在对当地抵抗力量提供现代化培训和武器装备的情况下。高度精确火箭弹和近程导弹,以及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的使用,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提高游击队的抵抗效果。

从长远来看,应对解放军羽翼渐丰的潜艇部队,地面部队同样会助盟军一臂之力。通过在“第一岛链”周边水域布设低频声敏传感器,盟军能弥补传统反潜能力的不足,侦测到中国潜艇的存在。这期间,岸基部队可通过发射火箭鱼雷的方式应对来袭潜艇,迫使其无功而返。

  克雷皮内维奇认为,美国及其盟国陆军能够担负剥夺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进攻战役所必需的制空权、制海权的重任,从而保证空军和海军集中精力执行只有他们才能完成的任务,比如远程监视和突袭。如果威慑行动失败,那么就急需空军和海军力量保护“第一岛链”,削弱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势。毕竟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够在
“第一岛链”沿线任何一点迅速集结力量,其行动速度远远快于大面积分散部署兵力的美国及其盟友。另外,中国也不需要在国家利益矛盾之间寻求妥协。相比之下,一旦“第一岛链”上的某个链条遭到攻击,其他国家可能更希望维持兵力保护本国领土,首先顾全自己。在此情况下,美国陆军部队能够解脱空军和海军,使其不必参与剥夺中国制空权和制海权的行动,从而保证海空军作为战略预备队,时刻准备快速换防,保护最为薄弱的链条。

如果中国对美国的盟国发动侵略,即便是少量的美军地面部队也会全力以赴帮助当地驻军。东南亚和中东地区的现代冲突证明,即便小规模的非正规地面部队,在现代化武器装备和军事顾问的帮助下,也能取得胜利。1972年,在美国军事顾问和空中力量的支援下,实力弱小的越南南部陆军顶住了越南北部地面部队的全面进攻。2001年,美军特种部队的一支小分队在攻击机的帮助下,协助阿富汗北方联盟击败了塔利班。与此相似,美军太平洋地区的地面部队也能让中国的侵略代价高昂,特别是在当地驻军具备高水平训练和武器装备的情况下。举例说,具备短程精确制导能力的追击炮、火箭和肩扛式防空导弹,就可将一支小规模部队的杀伤效果发挥至最大。

  美国专家指出,为了保证对华遏制政策的成功,必须具备威力实施报复性打击的现实能力,在此方面陆军同样也有用武之地。目前美国用于实施定点精确反击的武器装备,主要位于容易遭受攻击的前沿航空基地和航母上。五角大楼计划通过建造新型潜艇和隐身战略轰炸机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些项目的成本非常高,而且作战载荷相对较小。相反,陆军则能使更加经济的方式提高火力。和空军、海军不同,陆军不需要返回远方基地来补充弹药。陆军拥有比任何轰炸机或军舰都多得多的弹药,而且随时能把武器装备转移到掩体内,更加可靠地防范对方的攻击。

地面部队若能在削弱解放军制海、制空权方面做得更多,就可让美军及盟军的海空军在执行远程监视和空中打击等任务时无后顾之忧。而一旦对解放军的威慑失败,这些海、空军部队可在保卫“第一岛链”、抵消解放军作战优势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举例来说,中国若对“第一岛链”任何一座岛屿发动突袭,沿线不相关的国家出于自保,可能更愿意作壁上观。对此,美军地面部队可以协助海、空军部队,使其随时快速出击,保卫“第一岛链”海上通道安全。当然,美国也需要制定政策,对中国进行事后惩戒。这里,地面部队也能发挥作用。目前,美军具备发动报复性精确打击能力的武器装备,基本都部署在脆弱的前沿空军基地和航母上。美国国防部计划发展新型潜艇和远程隐形轰炸机,以部分缓解这一难题。然而,这类硬件成本较高,特别是其负载量相对较少。与之相比,地面部队能以更为廉价的方式提供额外的火力支援。不同于海空军部队,地面部队无须返回遥远的基地重新装载弹药。与体积最大的轰炸机或战舰相比,地面部队能储备更多的弹药,并将其置于抵御敌军进攻的掩体之内。

  另外,一旦爆发冲突,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发挥不对称优势,即使用大量中短程陆基弹道导弹。签订《中导条约》的美国不能使用这种武器。但是,美国可以为陆军配备价格相对便宜、射程适当的导弹,部署到“第一岛链”,从而降低远程输送导弹的费用,以相对不高的费用解决兵力失衡问题。如果位于“第一岛链”某个链条上的陆军分队没有能力及时灵活应对防线遭到突破的局面,邻近岛屿上的陆军分队也能迅速调整,重新瞄准导弹,对准陷入危险的地区。

冲突爆发时,解放军拥有强大的非对称优势,也就是大规模的陆基中远程弹道导弹部队。作为《中导条约》的签约国,美国无法部署这类武器系统。然而,美国与盟军地面部队若能在“第一岛链”沿线部署相对廉价并符合条约射程限制的导弹,就会降低发射成本,以较小代价扭转美中军力失衡的局面。如果地面部队无法快速机动,应对敌军对岛链防线的突破,那么,附近的驻军可迅速集中导弹火力,发动攻击。

  或许,“第一岛链”的主要漏洞与美军网络有关,特别是控制一切行动,从调派部队、跟踪部队、保障供给到武器引导的最为重要的指挥系统。目前,这些系统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卫星和隐身无人机,而卫星和无人机则可能成为中国军队攻击的靶子。降低风险的最好办法是建设地下和海底光纤通信网络,保证各分队安全传输和接收来自陆上指挥中心的数据。部署在“第一岛链”的防空和海上监视分队,以及反舰雷区,则能确保防护岛屿之间的通信光缆。

美军的作战网络或许是“第一岛链”的最大弱点。目前,美军作战网络对卫星和非隐形无人机高度依赖,但这二者都是解放军重点攻击的目标。降低风险的最佳方式,就是在“第一岛链”的地面和海床之下构建光纤通信网络,使分散部署的部队通过安全稳固的陆上指挥控制中心顺利接收和传输数据。岛上执行陆基防空和海上拒止任务的地面部队,以及其布设的反舰水雷区,可以保护岛屿之间光缆线的安全。

  克雷皮内维奇坦承,和其他任何作战概念一样,岛链防御当然也有可能遇到许多障碍,主要是财力和地缘政治,即建设费用和“第一岛链”国家的合作意愿。美军专家已经意识到,计划削减五角大楼的预算不符合当前日益危险的局势。美国国防委员会不久前建议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把军事预算恢复到2012年财年的水平。如果这项建议得到采纳,五角大楼的预算将在未来十年显著增加。

面临挑战

  如果国防部无法增加预算,同样也能做出改变,以便更好地适应当今世界的现状。比如,五角大楼可以继续调派大量陆军部队保护韩国,防范朝鲜的攻击。实际上,朝鲜发动大规模入侵的可能性并不大,其主要威胁在于平壤有能力实施核化导弹袭击。

与任何作战概念一样,“群岛防卫”也面临一系列挑战。财政状况和地缘政治是两大最为突出的问题,即经济成本和“第一岛链”各国合作的意愿。众所周知,美军财政状况面临新态势,但美国防务部门已经意识到,目前的国防预算削减计划无法满足安全威胁日益上升的现实需求。两党防务问题专家组成的“国防小组”,最近建议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将当前的军费开支恢复到2012财年水平。这一建议一旦获得采纳,五角大楼未来10年会获得更多的资源,

  即使五角大楼拥有必要的资金,和整个地区盟友队伍打交道也绝对是一项重大挑战。美国陆军必须根据各国的情况执行不同的任务。比如日本拥有较强的军事潜力,不用美国支持也能加强陆上防御。相反,美军在菲律宾就很可能被迫承担更大的责任。无论是在日本,还是菲律宾,只要增加美国陆军人数,就能确保一定程度的信任,而这则能够迅速撤离的空军和海军所不能提供的。

对五角大楼而言,在“群岛防卫”方面的投资,能在西太平洋以外地区产生巨大的收益。举例来说,上世纪70年代开发的“空地一体战”概念,成功慑止了华约组织对北约的攻击,其成果不仅局限于中欧地区,在1990至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国及其盟国依托这一概念,取得了完胜。与之相似,五角大楼也可运用许多与“群岛防卫”相关的作战能力,来保卫波斯湾与波罗的海等关键地区的盟国。

  一些地区国家,尤其是日本和越南,已经表现出了加强自己防线,加固岛链防御的重大意愿。位于“第一岛链”之外的其他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似乎准备提供后勤支持。但是,北约当年需要十年时间才能确保对华约国家进行有效的常规遏制。很显然,美国及其盟友现在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建成遏制中国的岛链防线。当然,在防范中国威胁方面,岛链防御不是万能的。但是,建设强大的岛链防御系统仍然是在对付中国方面迈出的最重要的,而且是早已成熟的第一步。(编译:林海)

即便国防部无法确保未来的预算增长,仍能通过一系列调整,使整体防务态势更好地适应当前的安全环境,仅举一例,五角大楼在朝鲜半岛部署了大量地面部队防范朝鲜攻击韩国,尽管朝鲜不可能大规模入侵韩国,但其可运用装有核弹头或生化武器的导弹攻击韩国,对韩国构成威胁。韩国人口是朝鲜的两倍,平均收入约是后者的15倍。首尔有能力也应该在应对传统地面入侵方面,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即便拥有相应的资源,在有效满足地区盟国的诸多安全需求方面,美国仍会面临挑战。美军地面部队必须根据不同国家的实际情况“对症下药”。日本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即便美国不提供多大帮助,日本也能承担起自身的地面防卫任务,但美军地面部队可能在菲律宾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在日、菲两国保持较大规模的地面军事存在,可对这两个国家起到一定的安抚作用,这恰恰是海、空军无法做到的。另外,鉴于台湾的情况,其不得不在没有美军安全援助的情况下,依托自身力量独立行动。

日本和越南都已意识到部署强大陆上防御力量的重要性,而这是“群岛防卫”的必要条件。“第一岛链”以外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更倾向于为美军提供基地和后勤补给。然而,正如北约为应对华约威胁,耗时10年才构建起强大的常规威慑力量一样,美国及其盟国也无法在一夜之间建立起“群岛防卫”的安全屏障。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群岛防卫”战略的优势将逐渐显现,这可以使华盛顿及其盟国共同分担地面力量的部署费用。值得一提的是,“群岛防卫”并不是应对中国所有侵略的“万能药”。然而,构建这样的防御态势,标志着美军已朝着遏制中国野心的方向迈出了前瞻性的第一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