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已在消息监察和控制上得到了肯定成功,美利坚联邦合众国久远对富含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在内的不在少数国家开展互联网侵略

奥巴马对中国的无理指责,这一次连西方媒体都不愿意捧场。路透社在专访奥巴马的报道中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在反恐问题上是“双重标准”。对科技企业实施信息监控并非中国“首创”,当华盛顿及西方企业试图抗议中国出台新法规的同时,美国已在信息监控上取得了一定成功。据谷歌公司去年9月披露的报告,2014年上半年,美国政府部门对谷歌提出的用户信息披露要求环比增长15%,而过去5年中增长了150%。美国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一直在暗中胁迫苹果、谷歌等高科技巨头在他们的系统中设置“后门”,以便美国政府在调查犯罪和威胁国家安全事件时能调用用户数据。

图片 1
斯诺登的爆料让美国尴尬

路透社同时不忘挖苦美国,称斯诺登的“棱镜”事件早已将美国监控全球的事实揭露出来,北京方面以此为由快速针对信息安全进行立法,“毫不为过”。德国《商报》3日也指出,鉴于斯诺登所透露的美国间谍技术之先进程度,中国更有必要提高自身的网络安全措施。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逃亡香港的美国情报人员斯诺登抛出的“猛料”13日震惊世界:美国长期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进行网络入侵。此前美国一直扮演受害者,“愤怒”指责中国的网络黑客行为,中国虽然一再做出反击,但面对美国的话语霸权显得力不从心。现在,铁一般的证据令形势发生“180度大转弯”。美国还有媒体苍白地辩解美中黑客行为像“苹果和桔子,没有可比性”,甚至有媒体搬出阴谋论,猜测说斯诺登事件是中国导演的一场对美国的反击,但更多媒体把“虚伪”这一评语送给了美国。“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评论说,全世界终于获得了美国在网络黑客问题上双重标准的证据。

《纽约时报》报道称,“棱镜”事件余音未了,身为“最大攻击者”的美国又试图以一副网络攻击受害者的姿态出现。近日,美国国家情报总局发表了年度全球安全威胁报告,称网络安全问题比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威胁更大,但讽刺的是,就在此时爆出了监控全球SIM卡的丑闻。

  斯诺登的爆料让美国尴尬

不少网友道出了对美国“霸道行为”的反感。在路透社相关报道后面,有网友评论说:“美国政府能够肆无忌惮地窃取本国和他国公民的信息,为什么换成中国却不行?这听起来很霸道。”还有网友说:“白宫很虚伪,先是以窃密为由把中国的华为排挤出美国市场,然后又要求美国的科技企业提供解密的入口。总之,美国想怎么做都可以,别的国家就不行。”

  “美国网络间谍瞄准香港”,香港《南华早报》13日的头版大标题很具震撼力。在香港藏身的美国安全人员斯诺登向《南华早报》披露说,美国2009年开始潜入中国内地和香港两地政府官员、企业以及学生的电脑系统进行监控。斯诺登说,就他所知,美国在全球进行了6.1万次的渗透行动,目标包括数百个中港两地的个人以及机构,其中包括香港中文大学。美国国安部门入侵的是系统网路的主干部分,因此可以进入上千台电脑内部系统,而不需要入侵一个个单独的电脑系统。

美国《福布斯》网站刊文称,首先,华盛顿应该为中国快速增加的“国家安全恐慌”负责,毕竟这是斯诺登事件的余波之一。而且“当中国领导人了解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也在被监听之列时,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当发现华盛顿警方能轻易入侵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系统时,他们的担心就更非多余了。美国一名科技官员称,在互联网安全领域与美国的激烈争论中,中国常常占据“道德制高点”。【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廖政军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苏静 冯国川】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表示,没有发现大学的计算机网络受到入侵,校内信息系统和网络一直由专人密切监控,确保高度安全及防止入侵。香港的一些社会团体13日下午前往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抗议美国政府严重侵犯港人隐私。他们认为,港人并非恐怖分子,要求美国公开监控对象名单,并道歉及承诺不会再作类似行为。

  “斯诺登揭密引发香港网络安全担忧”,英国路透社13日称,很多人担忧美国国家安全局可能曾入侵香港主要的互联网交换中心,该中心是全球几十个互联网交换点之一,处理几乎所有香港本地网络数据交换。香港立法会议员、信息技术专家莫乃光称,入侵香港中文大学可能是很好的选择,大量本地网络数据交换由该中心处理可能是其成为目标的原因。

  一名中国军事问题专家13日对《环球时报》说,从目前媒体报道出的内容来看,并不能判断出美国国安部门网络入侵的具体手段。从技术看,无论是“一对多”、还是“一对一”的网络入侵都是能够实现的。美国安全部门可以通过网络路由器、服务器等“跳板”实现对电脑的黑客入侵。虽然美国许多大的网络公司和服务商现在都跟美国安全部门的监视项目撇清关系,但从媒体的报道来看,两者之间很可能存在着某些联系,起码这种可能性存在。这些网络服务商会在服务器或某些硬件、软件方面留下后门,方便美国安全部门实施情报搜集。另外,根服务器在美国让美国窃取别人的网络机密时握有一定的便利条件。从通常的网络资源使用的权限来看,主要分为三个层面,用户、管理员、网络工程师,拥有更高的权限就意味着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斯诺登的这一指责正值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来自中国的网络黑客行为向中国施压,并称网络黑客行为无异于“直接窃取美国财产”。
最近,越来越多的美国官员批评中国对美国军事和商业网络进行有组织的攻击,中国否认了这种说法。《南华早报》称,斯诺登的揭密使得华盛顿指责中国的风头尽失,美国的行为无异于五十步笑百步。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3日评论说,近年来,美国一直指责他国,特别是中国对美国网络发动黑客攻击。然而美国情报部门特工斯诺登向媒体披露的内容,让全世界终于获得了美国在此问题上双重标准的证据,了解到美国人的虚伪。

  德国《世界报》13日报道称,到目前为止,美国常规化地把自己说成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华盛顿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指责北京在获得美国的军事、科技和经济秘密,并引发激烈争吵。但现在,斯诺登的举报让事情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是礼物还是麻烦?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和中国的网络间谍行为一样吗?《国际先驱论坛报》提出这一问题,并引用一名匿名情报人员的话称,美国政府不会把间谍活动获取的技术机密传递给任何一个美国公司,而中国则故意瞄准国外技术用于军事和商业目的,这两种行为像是“苹果和桔子,没有可比性”。

  美国《赫芬顿邮报》的文章则提出更加离谱的猜测:在美国批评中国对美国进行网络攻击的大背景下,中国决定要用一种更聪明的手段进行反击:披露美国针对公民的间谍行为,让美国自己来撕开国家安全局的面纱,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该机构的未来能力。文章猜测说,斯诺登可能早就被中国情报部门盯上。中国人对他的评估是他对美国政府不满,而且还有金钱上的需求。他们用现金将他收买了。交易条件是他必须得揭露美国的“棱镜”项目。作为回报,他将能在中国过上舒适的生活。

  但这些开脱之词并没有太大说服力。名为“Northerner”的网友在美国广播公司网站上留言说:普通美国人被利用了,可是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听过大量的媒体报道说中国一直在实施黑客攻击,所以人们就相信只有中国在这样做,毕竟他们是“坏人”,我们是“好人”。斯诺登指出美国针对他们以及自己公民的目的是虚伪的,并不像你认为的那样好。

  香港《太阳报》13日评论说,斯诺登事件虽然棘手,但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先不论斯诺登手中掌握的美国核心情报,单单斯诺登对美国政府形象的毁灭性打击,也让中国受益匪浅。在此之前,美国不断攻击中国对美国发动网络战,但如今看来,美国不仅是网络战的始作俑者,更是侵犯民权的最大黑手。

  针对“美国对中国实行网络监控”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多次重申,中国面临着网络攻击的严重威胁,是世界上最主要的黑客攻击受害国之一。中国政府反对任何形式的黑客和网络攻击行为。中国认为在网络安全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这番表态被一些外电评论为“谨慎”。法国《快报》分析说,中国担心,无论怎样处置,都不可避免对中美关系构成影响。法国《世界报》评论说,斯诺登藏身香港对中国来说,绝不是个礼物,而是个麻烦。中国与美国才举行了高峰会谈,如何处理斯诺登事件考验着中国。

  美国《第一邮报》称,斯诺登选择在香港披露美国的网络间谍行为,“必然给他的决定罩上一层色彩,为美中关系制造了一个令人非常不舒服的外交对峙局面”。事情如何解决取决于“北京如何打这张牌”,“如果他们想在这件事上大干一场,那么斯诺登就会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中国事实上处于有利地位,如果中国考虑让斯诺登在中国寻求避难,那么中国就能了解到美国国家安全局先进的监视技术和方法,甚至可以在中国复制一个这样的机构。如果中国选择避开这场外交对峙,那么它也不是没有选择。斯诺登的美国护照只能保证他在香港停留90天。如果到期他的护照没有续签,他就得离开香港,或者向冰岛驻香港领事馆寻求避难。到那时,不得不应对这颗烫手的山芋的是其他国家,而不是中国。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6月13日消息,维基揭密创始人阿桑奇建议美国斯诺登向俄罗斯寻求政治庇护。目前,俄方已表示愿意接纳。

  德国要求美国解释

  最新的揭密使得围绕美国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监视国内外的争论又重新回到人们视线。民调显示,美国人对这一问题存在尖锐分裂,12日的盖洛普民调显示,44%的美国人认为斯诺登的揭密是“正确的”,而42%的人表示“错误”。路透社和益普索市场调查公司12日公布的民调得出同样的结论:有约23%的受访者表示,斯诺登是一名叛国者,而有31%的人认为他是一名爱国者。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兼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亚历山大12日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替被命名为“棱镜”的网络监控行动辩护,声称此举是为了保护美国国家和公民的安全,在开展以来已经挫败了数十起恐怖威胁。

  法国《费加罗报》称,“棱镜”的曝光在欧美继续引发激烈辩论,在欧洲,布鲁塞尔受到强大压力,要求欧盟对美国表明立场,许多人、包括欧盟健康和消费者保护专员托尼奥·伯格等都认为,“棱镜”危及欧洲公民保护自身隐私权的基本权利。而奥巴马即将访问的德国,反应最为激烈,许多东德人对昔日东德秘密警察的窃听和监控记忆犹新,无法接受“棱镜”的做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说,在美国国家安全局进行的全球网络监控中,德国属于受到最严密监控、被收集数据最多的国家之一。德国是美国盟友,却受到类似于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中国那样的网络监控强度。德国政府要求美国就此做出说明。美国总统奥巴马下周访问柏林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与奥巴马谈到这一话题。德国司法部正在审查美方就德国和德国公民到底收集了什么数据。德国在野党绿党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德国公民进行全面监控是绝对不合时宜的。”

  德国《图片报》13日刊登一幅照片,照片把奥巴马的竞选名言“YES, WE
CAN!”(是的,我们能)改成“YES, WE
SCAN!”(是的,我们在监视)。文章还刊登一张“美国网络间谍地图”,图上显示,美国对自己、中国、德国都进行“黄色”程度的网络监控,对印度是“橙色”,对伊朗、伊拉克等则是“红色”。文章说,下周美国总统奥巴马拜访柏林,德国司法部长施纳伦贝格表示,有必要和美国总统在柏林探讨这一问题。施纳伦贝格说,美国政府无法用反恐方面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与国家敌人作斗争不能不择手段。【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法国、英国特约记者
谌庄流 青木 潘亮 孙微 陈一 柳直 胡锦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