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在预算草案中计划退役多款现役飞机,14亿美元用于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发工作

据美国《防务科技》网站2月3日报道,美国国防部2016年的财政预算将重点支持新一代的潜艇和轰炸机研发,以保持在21世纪的技术优势。据美国国防部公布的资料显示,五角大楼此次财政预算总额为5850亿美元,比本财政年度增加了约4%。其中基础预算为5340亿美元,510亿美元海外紧急行动开支将用于美军在阿富汗任务及打击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

  美国国防部2日公布了其2016财年预算,这份总额约为5850亿美元的财政预算比本财政年度增加了4.4%,增加的部分主要用于先进武器装备的采购和研发,以保持其在21世纪的技术优势。此外,人员支出有所降低,这主要是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两个军种裁军的结果。

图片 1

图片 2

  军费总额小幅增加

美空军轰炸机

美国海军方面获得了高达1600亿美元的预算。其中,57亿美元用于建造两艘“弗吉尼亚级”潜艇,14亿美元用于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发工作,它将代替现役的“俄亥俄级”核潜艇。6740万美元用于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
)的研发。此外,海军将斥资2.42亿美元以推进下一代防空和导弹防御雷达的研发。海军新型福特级航空母舰的建造将花费25亿美元,两艘新型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将花费32亿美元,14亿美元将用于建造3艘滨海战斗舰和一艘圣安东尼奥级两栖船坞运输舰。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2日报道称,本周一,美国国防部公布了将从10月1日起实施的2016财年国防预算。五角大楼的2016年预算需求约为总额5850亿美元,要比今年的预算增加4.4%。据路透社报道,增加的4.4%主要用于研发、采购新型武器系统。这其中,基础预算超过5340亿美元,将有510亿美元的海外紧急行动开支用于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以及打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

在美国国防部近日公布的2021财年国防预算草案中,美空军着眼战略和现实需要,宣布计划退役多款现役飞机,着重发展优先项目,相关动向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空军方面要求政府拨款12.4亿美元用于其远程轰炸机项目,并表示未来4年里将增加这一项目的财政预算,2017年的财政预算将增至22亿美元,之后三年的预算分别为28亿、36亿以及37亿美元。空军参谋长马克•威尔什称远程打击轰炸机项目为空军项目中的重中之重。空军最终计划增加80-100架轰炸机。新型战机作战范围将覆盖全球,并拥有更大型的弹仓以及远距离武器装备。

  根据《环球时报》记者从美军官方网站下载的预算案电子版,预算案包括1367亿美元的人员支出,2098亿美元的军队日常维持费用,1077亿美元采购费用,装备技术研发698亿美元,军事基建和家属住房费用84亿美元,另外有18亿美元被归入“其他项目”。

多款战机“被退役”

新的财政预算也刺激了各大武器制造公司之间的竞争。目前诺格公司正与洛克希德·马丁搭档,与波音公司展开竞争以期得到飞机制造合约。值得一提的是,在2月1日举行的“超级碗”比赛中(the
Super Bowl
即美国国家美式足球联盟年度冠军赛,译者注),诺斯洛普公司就率先发布了其先进轰炸机的广告。

  《防务新闻》还称,国防部在航天领域还有一些机密预算,以提高卫星的作战弹性——特别是在来自中国和其他竞争对手的干扰和敌对行动的威胁情况之下。

根据预算草案,美空军2021财年预算总额为1690亿美元,较2020财年增加9亿美元,其中1536亿美元用于空军,154亿美元用于新成立的太空军。美空军在预算草案公告中称,预算草案“着眼未来的空军和太空军建设需要,将通过加强军事战备和投资前沿技术应对当前和未来挑战,以便在全作战域战胜潜在对手”。

目前在美军中服役的A-10攻击机是一款近距空中支援飞机,能够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尽管此前美国空军领导人为了挪出资金和人手来引进F-35A战机,试图淘汰A-10机队,国会依然决定增加对A-10攻击机的资金支持。此外,空军听取了国会议员的建议,为了支持全球鹰无人驾驶系统,放弃淘汰U-2侦察机的打算,将该侦察机退役时间推后至2019年,并且投入资金进行U-2升级活动和全球鹰无人机的第30和40批次的研发。
国防部提议2016年将花费110亿美元购买57架 F-35联合战斗机。

  武器采购研发费用增幅高

值得注意的是,美空军在预算草案中计划退役多款现役飞机。轰炸机方面,计划退役17架B-1轰炸机;攻击机方面,计划退役44架A-10攻击机;侦察机方面,计划退役24架“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作战保障飞机方面,计划退役13架KC-135空中加油机、16架KC-10空中加油机和24架C-130H运输机。

  从美国国防部公布的资料看,用于研发和采购的预算达到1900亿美元,占总预算的13%。法新社3日的报道称,这其中1077亿美元用于采购价格高昂的武器,“比过去一年增加了141亿美元”。

对于战机退役节省的经费,美空军主要投入以下4个方面。

  空军方面,包括110亿美元用于F-35战斗机项目;30亿美元用于继续发展KC-46A空中加油机;12亿美元用于研发空军的新一代轰炸机,该项目计划不久将在诺斯罗普和波音-洛克希德团队中间选择一个优胜者;8.21亿用于采购更多的MQ-9“死神”无人机。法新社报道称,空军还有71亿美元用于航天项目,包括第10颗GPSIII导航卫星。

一是推进作战网络建设。如增加“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试验经费,以增强空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网络的数字化、现代化能力;开展太空军通信和传感器卫星网络研发工作等。

  海军方面,34亿美元用于采购16架波音公司的P-8海上巡逻机;13亿美元用于采购5架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E-2D舰载预警机;超过116亿美元用于采购9艘新型舰艇,包括35亿美元建造两艘新型驱逐舰,57亿美元建造两艘“弗吉尼亚”级潜艇;海军陆战队的一艘新型两栖攻击舰则耗资6亿美元;3艘濒海战斗舰价值19亿美元。此外,预算还将投资28亿美元用于建造“福特”号航母。14亿美元用于继续推动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制工作,它将替代现役的“俄亥俄”级潜艇。海军官员承认“俄亥俄”的后继艇每艘将耗资130亿美元,这个价格太贵,如果预算没有明显提高,就无法购买其他的舰艇。

二是发展骨干作战力量。包括推进“下一代空中优势”战斗机的研发工作,采购48架F-35A战斗机、15架KC-46加油机、12架F-15EX战斗机、19架HH-60W直升机和4架MC-130J特种作战飞机。

  陆军方面的装备采购预算几乎都给了直升机,其中15.6亿美元用于79架UH-60直升机;12亿美元采购波音公司的CH-47直升机;11亿美元用于64架AH-64直升机的翻修升级工作。导弹防御项目得到96亿美元预算资金,将用于采购新型雷达、海基反导拦截弹和改进麻烦不断的地基拦截弹。其中,16亿美元用于提高地基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弹的可靠性。此外,还包括55亿美元用于网络安全项目。

三是升级战略核力量。包括为诺-格公司的B-21战略轰炸机项目提供28亿美元预算,为该公司的“陆基战略威慑”导弹项目提供15亿美元预算。

  五角大楼的预算计划将提高用于研发项目的资金,提高幅度达到6.3%,总额达到了698亿美元,这一举动受到军工界欢迎。这些资金将用于高速打击武器、第六代战斗机的启动、一种以7倍音速飞行的轨道炮、提升导航和授时装备以及高能激光。

四是遂行作战和威慑任务。美空军2021财年海外应急行动预算高达125.93亿美元,将“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正在进行的行动”列为优先项目。此外,美空军还希望通过“欧洲威慑倡议”,进一步遏制俄罗斯。

  人员支出再减少

空军算计“三本账”

  美国《海军时报》网站2日报道称,国防部欲削减人员费用,并通过减小人员规模的方式挤出资金,以增加军人工资和福利。报道称,用于人员的预算和今年相比减少大约5500万美元。人员维持费的小幅减少使得人员维持费用在2010年达到1520亿美元的顶峰后,连续第五年减少。报道称,人员支持费的减少主要是因为兵源总数降低,尤其是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过去几年,这两大军种已经削减了超过7万名现役人员,使得现役官兵人数降低到130万。这个财政年度计划兵源总数再减少约1.19万人,包括从陆军裁军1.5万人,不过海军和空军则分别增加1500人和1700人。不过,该网站后来刊登的另外两篇文章称,2016海军和空军将分别增加5600人和4000人。

从当前情况看,美空军计划在2021财年大幅削减现役战机数量并不断发展新型作战力量,主要有3点考量。

  此外,为了给高技术装备让路,不少武器将会退役或者暂时停产。该预算计划再次寻求让A-10攻击机退役,以节省3.82亿美元,不过国会去年就否决了类似的计划。预算还提议暂停AGM-154联合防区外武器(JSOW)的生产,此举将节省8700万美元,海军称,它已拥有足够的JSOW和其他弹药。

首先是“经济账”。美空军认为,维护和使用老旧飞机的成本正变得越来越高。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托德·哈里森指出:“削减资金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法,是迅速淘汰大量传统飞机。”

以B-1轰炸机为例,该机作为美军现役超音速远程战略轰炸机,虽具备较强的搭载和突防能力,配合新型反舰导弹还能对敌航母等大型战舰构成威胁,但随着“机龄”变长,该机的完备率和保养状态每况愈下,投入大量维修保养经费很可能得不偿失,尽早退役被视作更合理的选择。

其次是“战力账”。美空军认为,此次“被退役”的战机,在战斗力方面大部分都有“硬伤”。例如,部分“全球鹰”无人侦察机虽然服役时间不长,但其“战场空中通信节点”与美军部分作战平台不兼容,限制了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因此美空军决定将其“砍掉”。

美空军认为,退役战机节省下来的经费,能够用于新型战略威慑和空中打击平台建设,从而进一步增强美空军的整体作战能力。此外,美空军在退役部分老旧战机的同时,也增配了相当数量的类似机型。例如,用KC-46取代KC-135和KC-10,以及用C-130J取代C-130H等。

再次是“长远账”。正如美国国防部在2021财年国防预算草案公告中所言,该预算草案立足美国新版《国防战略报告》,将通过调整军力建设重点,威慑和战胜主要战略对手。

从预算草案中的“取”与“舍”不难看出,美空军试图立足长远,以太空作战能力、联合空战能力和战略威慑能力为依托,打造针对俄罗斯等主要战略对手的多域联合作战能力。试图通过为海外应急行动提供大量资金,最大程度提高战备水平,以便未来与潜在对手爆发冲突时能够先发制人。

潜在影响需关注

对于此次预算草案,美空军参谋长大卫·戈德费恩稍显不满地表示:“我们并未得到想要的一切。”展望未来,这份预算草案潜在影响不容低估。

一是助力特朗普连任。和其他军兵种的预算草案一样,美空军的预算草案既凸显军力发展特点,又较好回馈了诺-格、波音等军工巨头。由于共和、民主两党目前就2021财年预算的争议主要集中在非国防领域,因此,空军这份预算草案未来微调后通过的几率相对较大,并可能对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产生助推作用。

二是推动空军转型发展。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近期发表研究报告称,从冷战结束到“9·11”事件,美空军在军力建设方面多次遭遇“减法”。“9·11”事件后,美空军虽然获得更多经费支持,但主要用于反恐战争。应该说,美空军2021财年预算草案表明,“减量增质、聚焦前沿、全域作战、全面优势”正成为美空军新的建设思路。

三是触发新一轮军备竞赛。无论是此次预算草案中大力发展的新兴作战力量,还是美防长埃斯珀等人近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挑衅性表态,美国正让俄罗斯等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未来,无论是出于“应激反应”还是长远发展需要,相关国家势必与美军在前沿军事力量发展和全域作战能力建设方面展开更为激烈的博弈,或将对全球安全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