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希望重启FTAAP,美国学者又提出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的反制之道

核心提示:中美战争的背景下,美国可能试图利用中国最伟大的国家力量并把它变成一个主要的军事弱点……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候涛
张亦驰】为塑造中国这个假想敌,美国智库和军方绞尽脑汁为解放军如何打败美军“出主意”,然后又拼命想办法防备这个“空气中的敌人”。正是在这种思维方式下,美军为克制所谓的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设计出“海空一体战”的新概念战争。当财政赤字已威胁到这项耗费巨大的作战模式改革之后,美国学者又提出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的反制之道。不过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3日称,海上封锁中国行不通,只会让美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11月1日文章,原题:如何打赢与中国的战争

图片 1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客座高级研究员麦迪卡尔弗13日在《外交学者》网站刊载一篇题为《美国对中国的海上封锁?》的分析文章称,不久前还有很多关于中美两个大国是否可能在亚洲发生冲突的争论,现在分析家们已经开始公开撰写诸如“中美冲突该如何进行”之类的文章,这发出明确的信号该地区的战略环境正在恶化。美国认为,近年来解放军建设围绕着“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进行,为此五角大楼提出“海空一体战”的模式。报道称,关于“海空一体战”,美国各界已有越来越多的讨论,也提出使用常规力量对中国大陆目标实施打击是否会导致冲突进一步扩大的质疑。而现在美国关于美中冲突将如何展开的公开讨论中出现另外一种手段海上封锁。

  中国军事现代化带来的挑战日益增加,这促使美国重估现有的军事战略并构思新战略。但在各种战略中,海上封锁应获得更大关注。一旦中美发生战争,美国可以对准中国最大优势——其出口拉动型经济增长模式——将之转变成中国军事上的一大弱点。为此,美国的对华海上封锁,要阻断中国大部分海上贸易。美国或许能重创中国经济,迫使中国坐回谈判桌,从而获得胜利。

即将召开的北京APEC会议,可能上演一场中美两国争夺亚太地区贸易主导权的“暗战”。

  报道称,美国学者肖恩米尔斯基在最近的文章中提出,在未来可能的冲突和战争中,美国主导的封锁战略将对中国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此前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称,美国海军研究生学校和海军战争学院,联合推出一种针对中国的“相互拒止作战空间战略”,这是一种相互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该计划依靠美国海军在大洋上的优势,威胁中国战舰在本国水域的行动,并且阻止中国商船在大洋上自由航行。换句话说,美国将限制中国战舰和商船在争议海域的自由航行,实际上就是对中国的海上封锁。

  但是近年来,封锁战略基本上被忽视了,或许是因为中美商贸关系紧密,经济战这个策略似乎本身就不对头。但如果两国爆发严重冲突,那安全利益将很快凌驾于贸易上的互相依存。

据美国媒体报道,中国希望在本次峰会上过推动各方就亚太自贸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
简称FTAAP)进行谈判,以凸显自身不断提升的国际地位。APEC执行主任博拉德说,中国希望重启FTAAP。但中国的努力遭到了美国的阻力。

  麦迪卡尔弗认为,中国依靠海上石油命脉的弱点在过去十年已影响北京的国防、能源和对外政策。因此无论美国海军是否拥有在马六甲海峡和其他“阻塞点”封锁中国的计划,中国都会假定美国会这样做,并为此做好准备。

  鉴于封锁的潜在代价巨大,美国不会轻易使用这一战略。更重要的是,封锁战略将取决于地区几个第三方的配合。中国的许多邻国在战略上无足轻重,但印度、日本和俄罗斯颇具分量。印度和日本可以协助美国切断中国在南面和东面的贸易路线。中国的另一个邻国俄罗斯将是成功封锁的关键。

据谈判代表称,在美国的压力下,中国已经从拟于会议结束时发表的APEC公报草案中删掉了两个条款。公报将不再提议对FTAAP进行“可行性研究”,也不会提及建成该贸易区的目标日期。中国此前设定的目标日期在2025年。

  报道认为,单从理论上讲,美国可能在一场冲突中让中国遭受严重的损失,毕竟即便不考虑中美常规力量的对比,美国也拥有绝对的核优势。但“仔细分析一下,中国或许不需要如此担心”,关键问题是,美国的封锁行为对美国、中国、日本和其他任何卷入冲突的国家有多少风险,会消耗多少成本并造成怎样的伤害,以及它们是否愿意卷入一场亚洲的海上冲突中去。

  从距离被封锁国家远近来看,封锁战术可分为两种:近距离封锁和远距离封锁。近距离封锁通常是在敌方沿海部署军舰,对所有进出封锁圈的商船进行搜寻,扣押携带禁运品的船只。而远程封锁可避免靠近敌方海岸所产生的军事危险,同时以类似于近距离封锁的方式切断敌方贸易。

中美战争的背景下,美国可能试图利用中国最伟大的国家力量——其出口导向型、蓬勃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并把它变成一个主要的军事弱点。

  麦迪卡尔弗认为,“海空一体战”以及联合参谋部的《联合介入作战概念》已经探讨过美中冲突的风险,并且承认如果要实行该战略,美国必须在冲突中担受重大的军事损失,这将让五角大楼面临难以回答的难题:究竟多大的风险才是美国无法接受的?同样,封锁中国的主意也是如此。米尔斯基承认,任何试图将卡住中国经济命脉作为战略的企图都将深陷全球政治的泥潭,并且迫使美国及其伙伴付出巨大的成本。西方专家们认为,美国海军可能的确有能力封锁通往中国的海上航道,但与此同时,陆地通道仍然畅通,而中国必然被激怒,因此海上封锁并不是明智的军事战略。麦迪卡尔弗认为,美国对华封锁战需要印度和日本等盟友,以及在拒绝提供紧急陆上能源通道方面得到俄罗斯的合作。而且美国和盟友究竟愿意在多大程度上损害全球和自身经济利益,以封锁作为首要战争武器来战胜中国?报道感叹说,美国面临的问题是,如果说用核威慑对抗中国的想法是“不合理”的,“海空一体战”面临巨大的风险和政治不确定性,而封锁战略容易导致全球经济和外交压力,那么美国在亚洲的军事战略真正能依赖的究竟还剩下什么呢?

  单进行近距离封锁或远距离封锁是不会成功的。当今世界,原材料和商品可以在运输途中被出售多次,所以,货物的最终归属和目的地常常不为人知。对于上述两种封锁,美国可以取其长处,实施近距离远距离兼备的双重封锁。

为此,美国将对中国实施海上封锁,企图阻遏中国的大部分海上贸易。在适当的条件下,美国可能可以严重削弱中国经济,因而足以能够把中国带到谈判桌前,以此来确保胜利。

  但首先要认识到的是,最有效的封锁也不能彻底限制住中国的贸易,因为即使在理想的条件下,由于供需法则,中国仍能获得关键的物资和资源。美国确立的地区禁运越有效,向中国出售产品的利润就越高。封锁也不能直接重创中国军力。中国可以利用其物资储备,加上有限的进口和国内生产,维持冲突时期军事机器的运转。

海上封锁可确保美国胜利

  所以,封锁的真正价值在于让北京付出惊人的金融代价。具体而言,封锁可以打击三个压力点,令中国经济陷入混乱。这三个压力点分别是中国对中间产品和原材料的双重依赖及国内低水平的创新。中国的出口型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中间产品,这一现象在高技术领域尤其明显。

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提出了日益严峻的挑战,导致美国审议现有的军事战略,并且概念化新战略,美国国防部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新概念引发的讨论说明了这一点。

  尽管困难重重,但在一定限度内,海上封锁中国在战术和战略上均可行。美国若能集合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组成最小同盟——前提是中国表现得很嚣张——那美国就获得无限期进行封锁所需的政治支持,在经济上拖垮中国的几率也随之大增。

但在林林总总有可能的战略中,海上封锁的理念值得更严格的审查。通过实施海上封锁,美国将利用中国对对外贸易,特别是石油的严重依赖,以削弱中国的实力。

  这种情况下,美国虽不能利用北京对海上贸易的依赖迅速击败中国,但仍然能消耗中国的力量,直到北京最终屈服为止。

因此,精心组织的封锁可以成为美国军事实力的有力工具,有助于克服中国强大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系统构成的紧迫挑战。封锁还可以方便地搭配备用军事战略,包括基于ASB的战略。

在中美战争的背景下,美国可能试图利用中国最伟大的国家力量——其出口导向型、蓬勃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并把它变成一个主要的军事弱点。

为此,美国将对中国实施海上封锁,企图阻遏中国的大部分海上贸易。在适当的条件下,美国可能可以严重削弱中国经济,因而足以能够把中国带到谈判桌前,以此来确保胜利。

然而,直到最近,封锁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忽视,也许是考虑到美中间的密切商贸关系,经济战战略似乎天生是受到误导的。

但是,如果这两个国家之间爆发严重冲突,那么无论封锁是否实施,他们的切身安全利益会很快会超越其贸易相互依赖性,对双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即使是从来没有执行封锁,但出于威慑力原因,其可行性仍然影响到美中两国的政策。美国地区战略的前提是,相信有利的军事平衡可以阻止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企图,从而让盟友放心以及维护战略稳定性。

封锁的可行性影响了这一估量,并能相应的影响到美中两国基于这一看法的军事和非军事行动。

如果海上封锁是一个可行的策略,它加强了美国的威慑系统,并打消中国想胁迫美国或者其盟国的任何潜在企图。

此外,如果封锁的可行性可以清楚地阐明,这也将增强危机稳定性,降低由于各方对区域力量平衡的误解而导致危机升级的可能性。

总之,正如埃尔布里奇
科尔比所说的那样:“老话说得好,避免战争的最好办法就是为它做好准备。”

虽然在任何情况下封锁都并非不可能或者不相关,但它也不是美国军火库中一个现成的工具,将主要在一定的边界之内才是可行的。最重要的是,许多评论员错过了一个事实,即封锁是依赖背景的策略,关键取决于区域环境。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