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看做多个南海和黄海域外大国,美利坚合营国的霸权战术正在给世界八个地段的平安发展投下阴影

美国的霸权战略正在给世界多个地区的安全发展投下阴影。根源在于实力下降的美国越来越倾向于采取一种以“霸权之乱”取代“霸权之治”的无奈做法,即通过操纵乱局控制地区。“霸权之乱”作为一种另类的“战略”,无疑会给新兴大国的和平发展带来特别挑战。

  近年来,中东和乌克兰局势持续紧张,有分析将其归咎于美国刻意为之,并指出从战略思想指导上均源于其“可控混乱”理论。

都看国际形势严峻一面的共同,更要都看有利的一面。不能了把当前的亚洲形势看成多么严峻,但是必把美国看得神乎其神。

美国寻求“霸权之乱”的直接原因是实现全球霸权治理的理想破灭。由于战略决策频频失误,美国致使中亚、中东乃至东欧等多个地区进入一种混乱或半失序状态。由于金融危机和实力对比下降,美国开始更多地通过“可控混乱”维持霸权,甚至不惜任由一些地区混乱失控。在没有精力或能力控制的地区,美国认可“可控混乱”理论的破产,宁愿让这些地区陷入失控状态,以此防止短期内可能出现反美国霸权的地区秩序。

  该分析认为,多年来,美国在“可控混乱”理论的指导下,先后在中东和乌克兰制造地区性乱局,不仅改变了地区的政治版图,而且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其中,美国与俄罗斯、欧盟与俄罗斯引发的矛盾和对抗仍将持续下去,在相当长时间内不会消除。中东出现的战乱和动荡至今没有消除的任何迹象,势必将更加严重地影响地区和平和世界和平。现在,人们难以预测未来这一地区安全局势的发展走向,尤其对意外出现的“伊斯兰国”究竟如何发展和如何结局,没有乐观和统一的结论。

近些年来,美国在中东制造灾难,盲目挑衅俄罗斯,搞“战略再平衡”剑指中国,不但搅乱了世界局势,也把买车人搞得焦头烂额,麻烦太大——

美国“霸权之治”的理想破灭是因为不能适应新时代的国际政治要求,突出表现为不能有效处置与新兴大国的关系。当前,美国的国际战略选择有三种,其一是改弦易辙,调整和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通过约束独霸野心,而改良全球秩序。各种迹象表明,这条路美国不想走。其二是另起炉灶,依据美国与西方利益集团的关系,重新设计霸权政治版图,划地为“营”。这是美国正在走的路,力图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与跨大西洋投资与贸易伙伴协定整合战略关系,另立山头,巩固阵地。这样就难免要拉帮结派,恶性竞争。其三是在目标地区之外的次要区域选择。美国可以选择放任自由发展,也可以选择“纵火”和“布雷”。既然不能行霸权之治,那也决不能形成无霸权之治,更不要说反霸权之治。

  尽管,这一理论受到指责和怀疑,但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种种原因,今后美国仍可能将“可控混乱”作为对外战略的理论基础。

一、开辟压制中国崛起新战场的霸道行径遭受重挫。

当前亚太地区已成为维持霸权秩序的关键,美国在该地区也开始尝试“霸权之乱”。美国采取战略重心东移和加强主要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近年来亚太地区纷争和争端不断、乱局乱象初显的真正源头。目前,美国在亚太地区追求的是可控的混乱和紧张,还没达到在中东和中亚那种放任恶性混乱的地步。美国教唆部分国家挑衅中国,并通过策动颜色革命,加强对中国翼侧进攻。因此,中国需要先稳住大后方。中国实施“一路一带”战略,帮助第三世界国家发展的同时,还要孤立对手,采取多种措施,促使霸权的盟友国家认清形势。与此同时,寻求战略伙伴,与俄罗斯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及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的多边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有分析认为,为牵制中国的崛起,美国有可能在南海制造新乱局。究竟存在这种可能性吗?

南海问题本质上是领土主权问题和海洋划界问题。机会美日的插手和干预,南海问题的性质演变为亚太地区中美日角逐的焦点,新生大国与既存大国博弈的海上舞台。奥巴马政权从809年提出“重返亚洲”战略,紧接着,美国作为三个东海和南海域外大国,就从幕后走出来,公开插手和调整了它“不选边站”的政策,赤膊上阵了。

  物理学理论被移植到国际政治领域

美国原先做,都有为了声索国,但是为了它买车人,为了达到一箭四雕的目的:一是拉紧它与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的关系,巩固军事同盟体系,打造助于美国的地缘政治阵营,离间和破坏中国与付近国家的关系,削弱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影响力,逼迫中国在战略上收缩;二是制造紧张局势,挑起军备竞赛,一来借机大卖军火,二但是把中国卷入军备竞赛,企图像当年拖垮苏联一样把中国拖垮;三是打乱东亚乃至整个亚洲经济一体化应用应用进程,争夺亚太地区经济整合主导权。正在中日韩三国伙伴关系成立、三国自贸区谈判有望进展之际,美国与日本极右分子石原慎太郎暗中策划钓鱼岛事件,原因中日关系陷于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低点,打断了三国自贸区谈判的应用应用进程。共同,提出被称作“经济北约”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协定被广泛认为是对抗中国在亚太地区不断增强的经济主导地位的一项武器;四是牵制中国成为海洋大国,搅乱中国崛起的应用应用进程。这是美日在东海和南海提出挑战的三个主要着眼点,要大大压缩中国的海底资源空间,限制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维持美国的海上霸权。

  据国内外学者研究认为,“可控混乱”理论原出自于物理学范畴,是指在一个开放的体系中的“有序”和“混乱”两种状态之间,还存在“秩序失衡”和“可控混乱”的中间状态。“秩序失衡”状态受到一定影响后,有可能转向“混乱”;而“可控混乱”受到一定影响后,则有可能转向“有序”,这两种可变的准确度,只有在体系内存在“混乱源”或者体系外出现引力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生和转变。但是,由于内外力多种多样,因此,难以确定“秩序”的发展发向,主导者需要引导甚至控制这些力量使其向确定的方向变化。

由此可见,南海问题但是美搞“再平衡”战略的三个抓手,南海仲裁案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菲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表示追求独立的外交路线,不做美国跟班,但是赞成菲加入美国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这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大挫折。日本《每日新闻》称,“中国和菲律宾就重启南海问题对话达成协议,这使得仲裁庭作出的驳回中国南海权益主张的裁决有名无实化”,“杜特尔特政府越来飞快接近中国,机会会从根本上瓦解试图在亚太地区构建‘对华包围网’的日美战略”。

  20世纪70年代,“可控混乱”理论首先被用于企业的危机管理中,而后被引入国际政治领域。原理论是指在物理界控制危机,而后者则是指在政治界制造危机。

二、极端暴恐势力在全球越来飞快扩张,矛头直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

  1984年,在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的策划下,美国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默里·盖尔曼出面,创办了研究政治危机和复杂性的“圣菲研究所”。这个研究机构主要的研究人员多是政界和社会学界的政治家、战略家,以及外交官、退役军官、情报人员等。斯提夫·麦恩等美国战略研究界的著名人物,曾多次应邀出席研讨会。其中,斯提夫·麦恩成为公认的在政治领域里推行“可控混乱”理论的领军人物。

美国在中东问题上屡次强势介入、仓促撤除,循环往复,而出于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利益需要,美国甚至在一段时期内故意放任极端组织发展,直接原因恐怖势力不断扩张,使全球范围内反恐形势持续恶化,欧美都面临着严重的不对称的威胁,如临大敌,神经紧张,使得亲戚亲戚朋友不得不花费少许精力和物力来应对。

  有国内外学者总结后认为,斯提夫·麦恩的主要观点如下:一是国际社会是一个混乱体系,因为人类政治的各种角色处于不断的变化中,其政治目的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处于这一体系的每种政治力量,都能产生政治能量,促使其政治地位发生变化,甚至交换角色,进而参与构建新的政治评价体系。二是个人主义、极权思想是政治冲突的源泉,一定的政治冲突,必定使被攻击的政治体系陷入混乱状态。三是混乱并不是坏现象,认真研究混乱和尽可能地使其重组,而不是使其保持长期稳定,美国可以从中获得战略利益。

三、美在中东既想减少投入,又想维持影响,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有外国学者研究认为,在美国推行的“可控混乱”理论基础上,产生了一批有国际影响和知名度的国际政治评论家及新学说,对于美国在一些地区制造混乱,以及煽动进行“颜色革命”,颠覆某些国家的政权,提供了依据和指导。

美国等西方深度介入的国家正所处失序甚至内战请况,主要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以及也门。美国在伊拉克撤军的后果但是伊斯兰国的壮大。美国若撤离阿富汗,其结果必将是塔利班卷土重来。利比亚和也门既有陷入极端伊斯兰势力之手的危险,都有出显大规模人道灾难的机会,任何两种结局,都使得西方不能了袖手旁观。更重要的是,在两种切乱局中,还不排除原先9·11性质的事件再度上演。

  “可控混乱”在中东失控

四、迫使中俄走近。

  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出于全球战略的需要,至少在中东地区发动了三场大规模地区战争。这被分析人士认为是美国在该地区实施“可控混乱”理论的重要证据。

在中美、俄美战略竞争关系互动的今天,中国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越走越近,中俄结伴而不结盟,双边关系所处历史上最好时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原先在北京和莫斯科都常驻过的美国前大使芮效俭指出,今天中俄你你這個个国家有好多理由进行媒体媒体合作者,机会亲戚亲戚朋友都反对由都有亲戚亲戚朋友之间任何一方的单一超霸统治两种世界,亲戚亲戚朋友都感受到美国单边主义、干预主义和支持颜色革命的威胁。美国推动北约扩张给莫斯科敲响警钟,必然加剧俄“拼个你死我活”的对抗心态。俄罗斯和西方的对抗不仅尖锐如果将长期化。

  2003年3月,美国以伊拉克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了旨在推翻萨达姆的伊拉克战争。在经历了短暂的战争胜利狂欢后,伊拉克由昔日文明古国,逐渐陷入全球动荡和战乱不止的泥潭和深渊。多年来,恐怖袭击成为当地人必须面对的生活一部分。

猜你喜欢

  此后,美国实施的“可控混乱”试验场的范围不断扩大。数年前,美国主导的北约部队通过强力军事打击,使“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陷入无政府状态,原来被称为非洲富国的利比亚,在很短时间进入了物资极度匮乏、战乱不止、民不聊生的可悲状态。

  2013年8月以来,美国主导西方一些国家借化武事件,发动了具有代理人性质的“叙利亚战争”。不过,由于美国在全球政治、经济影响力相对下降,军费一再缩减,不得不放弃直接参与地面战争或武装冲突的计划。叙利亚至今处于动乱之中。

  然而,分析人士指出,令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没有想到的是,它们在中东地区制造所谓“可控混乱”之后,中东地区的叙利亚、伊拉克及周边地区,出现了令全球担忧的极端宗教势力迅速突起的现象,以及冷战结束后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近几年来,随着“伊斯兰国”的迅速扩张和发展,在不长的时间里,这一地区便陷入恐怖盛行、难民外逃、经济濒临崩溃的境界,地区安全陷入十分复杂和难以收拾的局面。大量的事实证明,美国在中东地区制造的“可控混乱”遭遇到了令自己完全没有料到的结局。

  “乌克兰危机”得大失大?

  如果说,美国在中东地区制造所谓“可控混乱”难以控制的话,那么,对乌克兰出现的混乱局势,美国则比在中东地区显得相对“超脱”。

  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危机紧张局势步步加重,尤其在俄罗斯趁势收回克里米亚以后,欧俄对抗、美俄对抗所引发的地区紧张局势持续紧张,至今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从这个意义上说,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危机是美国制造的“可控混乱”的典型。美国希望从这一混乱中,特别是欧俄之间的矛盾和对抗中获取战略利益。在这一地区,美国虽然身处幕后,却获得实际战略主导权,总体说来得大于失。

  美国战略家和学者们认为,他们在乌克兰战略上是成功的,这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一是通过制造乌克兰危机,美国对北约的主导作用进一步加强;二是乌克兰危机发生后,欧俄之间矛盾和对抗加剧,美国进一步从中获益。

  难以在南海制造新混乱的两个理由

  有人从美国全球战略分析,南海有可能成为其推行“可控混乱”理论的新试验场,尤其最近随着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美国、日本、菲律宾海军在中国南海附近举行军事演习,有国际舆论一再提醒南海有可能触发战争。然而,冷静分析,南海不可能成为美国“可控混乱”战略的新试验场,主要有两大理由:

  一是南海地区尚不存在制造混乱局势的强势行为主体。与中东地区不同,南海虽然长期存在领土争端,有时甚至出现一定规模的武装冲突,但是,至今这一地区尚不存在足以导致混乱的行为主体。也就是说,目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南海地区没有足以造成混乱的力量。比如,最近在南海频频“制造混乱”的菲律宾,没有足够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成为制造混乱的强势行为主体。侵占中国南海岛屿最多的越南,则对中国经济依存度较高;况且,目前越南采取大国外交平衡战略,既与美国、日本、印度以及俄罗斯发展关系,又愿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和沟通。

  二是美国不可能亲自上阵在南海制造混乱与中国直接对抗。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在政治和军事上力不从心的美国,开始实行新的战略调整,推行旨在遏制中国的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同时,在制造新的地区混乱中,美国不再像先前那样披挂上阵担当主角。美国不可能因为支持南海某个国家,成为制造这一地区混乱的行为主体。况且,美国一再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申明,在南海领土争端问题上,不会“选边站”。这虽然与美国实际行为并不一致,但是应该看到,在南海地区,美国除继续保持其主导地位外,其实际的战略利益主要是保持航行自由和遏制中国崛起,而不是与中国爆发冲突和战争。与此同时,东盟国家与中国经济同样存在较高的依存度,大多数国家希望与中国保持正常的国家关系。因此,美国和个别南海地区国家的政治企图难以成为实现。

  相比南海而言,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在东海和台海制造混乱却存在较高可能性。为遏制中国崛起,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焦虑感不断上升,为此,美国不惜借助日本,甚至容忍其政治“右倾化”。近年来,美国纵容日本出台和通过一系列相关的安保法案,让日本在亚洲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为的就是借他人之手和他人之力制造地区混乱。

  从这点上说,日本与南海个别国家有明显的区别。日本是一个军事实力发展畸形的国家,虽然,日本缺少远程打击能力,但是,其监视、侦察、反潜能力超乎寻常。此外,日本具有强大的政治、经济、科技力量,有可能成为制造地区混乱的行为主体。正因为这样,中国必须对日本有可能在亚洲制造乱局提高警惕。

  此外,在一定的条件下,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有可能使台湾危机演变成地区性乱局。在两岸关系问题上,虽然美国的既定方针是保持现状,但是,未来,随着美国遏制中国受阻,美国有可能利用台湾问题制造地区混乱。对此,中国大陆应早做好相关准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