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中国并非天然的合作伙伴,菲方此次在与美国举行

图片 1

近几年来,作为“世界岛”的欧亚大陆呈现出地缘政治急剧动荡的发展态势,并突出表现为欧洲、中东和亚太三大地缘政治板块的持续紧张,当前学界和舆论界热议的“地缘政治回归”和“新冷战”均与此密切相关。

摘要:
虽然许多美国专业评论人士正在长篇大论目前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并将之与希特勒、捷克斯洛伐克和《慕尼黑协定》相提并论,但对二战后国际安全构架构成最重要长期挑战的威胁在更东一些的地方:中国。中国的崛起以及中俄两国签署战术协定可能性的提高,给美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4月2日文章称,欧洲英国地理学家与地缘政治家麦金德曾于1919年称:“谁统治了东欧,谁就能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就能控制世界岛(欧亚大陆);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能控制整个世界”。出自早期地缘政治学家的话至今仍是至理名言。如今,与在两次世界大战与冷战期间一样,目前“心脏地区”再次面临着威胁。  文章指出,虽然许多美国专业评论人士正在长篇大论目前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并将之与希特勒、捷克斯洛伐克和《慕尼黑协定》相提并论,但对二战后国际安全构架构成最重要长期挑战的威胁在更东一些的地方:中国。中国的崛起以及中俄两国签署战术协定可能性的提高,给美国战略家敲响了警钟。  中国在南海的自信态度,以及在领土争端中所用“切香肠”战术,已经提升了亚太地区国家的担忧。中日紧张局势也在加剧。目前还不清楚,克里米亚危机是否会为中国打开绿灯,使之在目前尚不属于其势力范围的地区利用相似战术。不过,看起来美国不能或不愿意面对这种似乎颇为真实的场景。  虽然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的行动毫无疑问令人气愤,在其他情况下,美国需要采取重要制衡措施,避免俄罗斯领土进一步扩张,但有关中国的问题才应该是美国决策者注意力的焦点所在。然而,美国并非优先考虑地缘政治威胁,反而似乎正准备在中国明显是美国利益更大威胁之时,与俄罗斯重回冷战时期。
  一旦中国利用其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战略成功把美国赶出东亚,美国对华自由贸易能力就会被中国绑架。这将代表着自十九世纪在全球舞台上崛起以来美国影响力的最大衰退。这很明显比俄罗斯的复仇主义问题更加严重。然而,如果在乌克兰危机后美国决定全力以赴,那么俄罗斯的复仇主义就有可能会转变为对美国利益危害更大的事情。
  俄罗斯与中国并非天然的合作伙伴,1969年中苏分裂时曾相互对峙。事实上,这种近似冲突的状态使尼克松与基辛格向中国打开了大门,并促成了中美苏三角外交的形成,随着时间的流逝,与在阿富汗延伸过度、油价下跌、经济停滞、输掉中美军备竞赛等因素相同,成为最终导致苏联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尽管有过如此麻烦的历史,而且中国威胁到俄罗斯希伯利亚自然资源的前景并非不切实际,但俄罗斯“熊”与中国“龙”似乎找到了越来越多同共点。这些共同点似乎源于双方对西方国家(例如美国)包围、西方文化规范以及西方努力扩大全球霸权的担忧。这有助于解释他们为何会合作创建并扩张上海合作组织。这也可以解释俄中两国在联合国安全会决议时采取同样作法的原因,同样也可以解释俄罗斯为何会对华出口最终会成为其A2/AD构成部分的先进武器。
  俄罗斯与中国合作的越紧密,美国及其盟国就越难适当平衡双方的力量。在美国国内面临超过17万亿美元国债、经济复苏疲软、劳动力下降、国防预算快速下滑时,更是如此。事实证明,这些国内事实问题是限制美国追求强有力的积极外交政策牵制两个骑虎相当和/或完全对等的竞争对手的主要因素。解决这种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采取自尼克松离开白宫后从未出现过的创造性外交措施。
  分析人士一直建议采取“Reverse Nixon to
China”措施,即在北京打“莫斯科牌”,就像在莫斯科打“北京牌”一样。然而,这就要求以美国国家利益为先。然而,自老布什总统以来,没有哪届政府能够做到这一点——老布什总统曾熟练地管理了苏联东欧傀儡政权崩溃以及德国统一问题。遗憾的是,这个聪明的政治家的后继者都很天真,而且失信于人。克林顿总统扩张北约,使俄罗斯对安全的担忧合法化。尽管俄罗斯曾明确警告安全问题,并在反恐战争初期为美国提供支持,但小布什仍支持“颜色革命”,并进一步扩张北约。自然,奥巴马总统的美俄关系“重置”,从来也不是意味着放弃进一步扩张北约。
  由于无法解决合法安全利益问题,俄罗斯与西方国家越来越疏远,中国认识到了帮助一个受到伤害且好斗的俄罗斯的战略收益。中国希望引进可以逆向工程且稍后能大规模生产的高端武器、价格更便宜的天然气,同时也愿意看到可在东亚制衡中国的唯一大国分心。随着美国与俄罗斯影响的下降,以及中国资金的注入,中国甚至可以在中亚地区获得战利品。事实上,中国已经在中亚地区大举投资。
  虽然中俄之间的任何协定都不会是永久性的,但在美国相对弱势时即便双方构建临时关系,都能够使欧亚大陆呈现出冷战结束以来前所未见的局势。美国不能忽视大局。“Reverse
Nixon to
China”思维仍然有极大的战略意义,但这样做的机会之窗正在缩小。美国应该考虑亨利-基辛格与兹比格钮-布热津斯基的建议,实现乌克兰“芬兰化”。这远非完美解决方案,无疑会使那些寻求对抗的人们更愤怒。然而,会导致美国在东亚失败的对抗政策绝非明智策略。这可能会导致美国面临终极地缘政治噩梦:欧亚心脏地带被反美国家控制。

5月5日,菲律宾与美国“肩并肩2014”联合军演在菲首都马尼拉举行开幕仪式。图为出席开幕式的美军官兵。据透露,在未来两周内,3000名菲军官兵和2500名美军士兵将在菲境内多处地点参与一系列演习活动。这也是菲美两国在日前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之后首度举行大规模双边联合演习。中新社发
张明 摄

悲剧;政治;美国;欧洲;治理

菲律宾武装船只日前公然闯入我国南沙半月礁附近海域抓扣我国渔民,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和海洋权益。而就在上周,奥巴马访菲,双方签署了《加强防御合作协议》。菲方此次在与美国举行“肩并肩”联合军演的同时公然挑事,背后是奥巴马政府的撑腰挑拨。

刘中民:美国重拾地缘政治遗祸世界

这种挑拨行径已非一日。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其外交干将希拉里便积极实践“重返亚洲”战略,拨弄是非。在第二任期内,奥巴马的外交政策仍充斥着挑拨色彩,所不同的是,如今同时在亚欧大陆两端“纵火”,扰乱局势。其一系列“纵火”行径,是通过制造紧张局势来谋求自身霸权的一贯手法,散发着上世纪西方地缘政治学说的腐臭。

近几年来,作为“世界岛”的欧亚大陆呈现出地缘政治急剧动荡的发展态势,并突出表现为欧洲、中东和亚太三大地缘政治板块的持续紧张,当前学界和舆论界热议的“地缘政治回归”和“新冷战”均与此密切相关。

在旧的西方地缘政治学说看来,要主宰全世界,就要统治世界岛。而冷战结束以来,亚太地区发展蒸蒸日上,欧洲安全局势缓和也取得重大进展。因而,对醉心于永葆霸权青春的美国战略决策层来说,如何在世界岛的两端——亚太地区和欧洲保持决定性的影响力,至关重要。

在欧洲,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和加剧导致俄罗斯与美欧关系的持续紧张,并被视为“地缘政治回归”和“新冷战”爆发的突出标志;在中东,以“代理人战争”为表现形式的地缘政治博弈导致中东地区的碎片化不断加剧;在亚太,朝鲜半岛、岛屿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等地缘政治热点问题呈群体性紧张的态势。欧洲、中东、亚太三大地缘板块同时紧张,固然与这些地区权力结构的复杂性以及众多的历史遗留问题密切相关,但它们的共性特征之一在于其地缘政治紧张均与美国的全球战略调整密切相关。

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快、同时也是历史遗留问题非常复杂的地区之一,有着庞大的人口数量和经济总量,中国与区域内国家的经贸货币合作与自贸区建设也在迅速发展。

在欧洲地区,多年来美国在军事上推行北约东扩,在政治上大搞“颜色革命”,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而最大受害者是俄罗斯和欧洲,美国则可以坐收阻遏俄崛起步伐和削弱欧洲的双重目的。在中东地区,美国一方面谋求通过撤军脱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泥沼,另一方面又不负责任地干涉利比亚、叙利亚事务,其结果是中东局势失控,地区大国竞逐地区主导权和恐怖极端势力异军突起并存的失序状态。在亚太地区,美国以所谓“再平衡”战略为抓手,通过推行TPP,强化同盟关系,加大军事部署,频繁进行军事演习,深度介入钓鱼岛和南海争端。这不仅导致半岛问题、中日关系、东海和南海争端等热点问题不断升温,而且使东亚地区呈现出大国战略博弈加剧与小国从中渔利、推波助澜并存的复杂地缘政治态势。

但这种积极向上、造福于各国人民的发展潮流,却被仍紧抱霸权思维的美国战略决策层解读为排挤美国的影响力。早在2007年,美国军方《防务新闻》周刊就发表文章宣称,中国正在成为一个新的“超级大国”,并“显然对把美国赶出这一地区怀有兴趣”,并十分耸动地得出结论说,当美国影响力消退时,东亚各方正在“振作起来”。

美国之所以推行加剧欧洲、中东、亚太地缘政治紧张的战略,根本原因还在于对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的战略焦虑。为延缓霸权衰落,美国便重拾地缘政治这一西方驾轻就熟的传统战略工具,对世界权力转移的态势施加影响。因为美国和西方深信世界和平的基础在于“均势”,这是西方一直对1815年维也纳会议后以均势为基础的“百年和平”津津乐道的原因所在,这也是布热津斯基等美国战略家设计欧亚“大棋局”的基础所在。但他们却往往忽视了拿破仑战争后“百年和平”下的地缘政治博弈,恰恰构成了孕育两次世界大战的温床沃土。

如今,奥巴马政府自个儿“振作起来”,积极在该地区拨弄是非,制造紧张。对日本军国主义沉渣泛起、大开历史倒车行径,美国实行绥靖政策,意欲“祸水西引”,并“肩并肩”地怂恿菲律宾在南海兴风作浪,屡挑事端,急欲搅浑亚太区域“合作之水”,以彰显“美国队长”归来。

世界岛的西端欧洲也是“美国队长”难以舍弃的区域,是美国向来通过紧张局势来施展霸权的重点。

冷战结束后,欧俄合作取得显着突破,安全局势相较于冷战时期已是天壤之别。作为冷战的产物,美国主导的北约虽然几经东扩,其影响力也随着安全局势的改善而消褪。

但是,作为冷战的红利,东扩的北约已触及到东欧地区,后者是旧的西方地缘政治学说中的世界岛一大心脏地带。其中,乌克兰更是敏感中的敏感地带,是俄罗斯不可动摇的战略底线。因而,奥巴马政府积极干涉乌克兰政局,挑起冲突对抗,势必引发俄罗斯强烈反弹。

乌克兰局势引发的地缘政治动荡重新加剧了欧洲的安全紧张局面,为美国及北约恢复影响力提供了绝佳良机。美国前国务卿赖斯今年3月便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积极鼓吹美国应借乌克兰之机恢复“全球领导地位”。

君子胸怀,当坦坦荡荡。奥巴马政府为美国一己之私“纵火”世界岛两端,使得区域内国家间的合作氛围遭到破坏,安全局势稳定不同程度地受到损害,但这也使世人认识到和平奖得主奥巴马的真实面目。一位真正的世界领袖,留给后人的政治遗产,绝不应是自私自利的“纵火“行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