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组织ISIS正是美国称霸中东、搅乱欧亚的战略棋子,对伊斯兰极端势力既打击又利用

图片 1

图片 2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起伏跌宕的发展轨迹,与美国对待伊斯兰极端势力翻云覆雨的政策直接相关。

让欧亚大陆持续内讧分裂,从而“坐享渔利”、“分而治之”,轻松维持世界霸主地位,是游离于欧亚大陆之外的海权国家——美国长期秉承的战略目标之一。极端组织ISIS正是美国称霸中东、搅乱欧亚的战略棋子。从初期的“一神论与圣战组织”,到
“伊拉克伊斯兰国”,再到今天的“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一步一步发展壮大,与美国长期纵容与扶持有直接关系。小布什在他的书中写到,他后悔他卸任后的“政策演变”,这导致了“伊斯兰国”的兴起。美国前“国家安全局”雇员斯诺登曝料称,美国正实施一项通过制造纷乱保护以色列安全的“马蜂窝计划”,ISIS是英美情报机构和以色列的摩萨德创造的共同战略资产,其在2014年6月建立逊尼派伊斯兰国家,实际是美国秘密计划的一部分。一位美国网友对ISIS的看法一针见血:ISIS的赞助商是沙特、卡塔尔、阿联酋,物流是土耳其、约旦,培训由美国中情局、英国军情六处和法国承担,新兵是来自82个国家的雇佣兵,目标是摧毁世俗叙利亚和伊朗。种种迹象显示,极端组织ISIS是美国称霸中东的一枚棋子。我们不妨看看美国这些年的五步棋:

◆美国空袭ISIS武装组织只是对其“捞过界”的有限的、有针对性的惩戒性打击,而不是要将其彻底消灭。

第一步棋:为意识形态之争扶持极端势力,ISIS前身得以创立。

◆现阶段,ISIS适度壮大总体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联手伊斯兰极端势力的趋势日趋明显。

中东地区长期动乱,实际是世俗政权阿拉伯主义和伊斯兰保守主义的征战。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意识形态之争日趋激烈,中东地区的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和南也门等建立了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基本上属于东方阵营,引起美国敌视和不满。为在中东地区遏制苏联共产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美国竭力扶植沙特为代表的伊斯兰保守势力,借伊斯兰主义消解主张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以及主张世俗化的阿拉伯民族主义。特别是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大力扶植伊斯兰武装势力抗衡苏联,与沙特一道向阿富汗伊斯兰武装力量输送资金和武器,公开支持“阿富汗圣战者伊斯兰联盟”、“塔利班”反政府组织,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ISIS前身“一神论与圣战组织”等极端组织均创立于该时期,得到了美国大量武器、弹药和信息的援助。

◆纵容和利用伊斯兰极端势力是美国战略大方向。

第二步棋:为平衡地区力量放归恐怖头子,终成ISIS恐怖大亨。

2014年8月8日以来,美国对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连续发动空袭。不少人据此认为,美国与ISIS将势不两立。深入考察发现,美国与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关系复杂而微妙。美国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对伊斯兰极端势力既打击又利用,不同时期,政策侧重点不同。当前,随着美国战略东移,美国对极端势力纵容和利用一面日趋凸显,双方战略默契度越来越高。当前美国空袭ISIS不过是对其小施惩戒而已。

ISIS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被称为本?拉登的真正继承者,已经成为世界上势力最大的极端分子头目。《时代》周刊2014年宣布其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纽约时报》曾报道,巴格达迪的极端主义理念成形于美军占领伊拉克时期。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时,巴格达迪追随约旦裔极端分子阿布?穆萨卜?扎卡维,投身“基地”伊拉克分支活动。2004年初,巴格达迪曾被美军俘虏,关押在伊拉克南部博卡营的监狱里,在那里结识了“基地”组织的重要人物,后被美军释放。巴格达迪出狱后不久,美军先后消灭“伊拉克伊斯兰国”一、二号头目,巴格达迪正式成为头号人物。2011年,巴格达迪派手下古拉尼去叙利亚建立反政府武装“救国阵线”,后改名为ISIS。美军当年为什么要释放巴格达迪?没有任何资料能合理解释这个问题。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巴格达迪出狱后,美军客观上帮其上位掌控了ISIS。此外,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2013年赴叙利亚期间,秘密会见了ISIS骨干哈立德?哈马德
。哈立德?哈马德曾上传过吃掉叙政府军士兵心脏的视频,美国独立新闻网站《新闻战争》指出其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

美中东政策导致ISIS兴起

第三步棋:为清除政治对手拉拢极端组织,造就ISIS羽翼丰满。

ISIS由约旦人扎卡维1999年创立于阿富汗,起初叫“一神论和圣战组织”;“9•11事件”后该组织遭到打击;伊拉克战争后,因内讧及美伊打击而元气大伤。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愈发壮大。ISIS起伏跌宕的发展轨迹,与美国对待伊斯兰极端势力翻云覆雨的政策直接相关。

如果说美国放虎归山释放巴格达迪是出于“人道主义”,那么在利比亚、叙利亚内战中明目张胆拉拢扶持极端组织则是“司马昭之心”。2011年中东局势大乱,美国乘机对地区反美国家策动“政权颠覆”,不惜与伊斯兰极端势力
“合作”。利比亚刚陷入内乱,美国就将关押的极端分子贝尔哈吉、哈赛迪等全部释放,并在情报部门安排下进入班加西,配合西方打败卡扎菲。“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2007年加入“基地组织”,此前一直被联合国安理会列为恐怖组织,但2011年6月21日就从联合国安理会网站恐怖组织的清单消失。2012年叙利亚内战升级,美国以及沙特等阿盟组织成员国,运送大量军事装备到包括“基地”、ISIS等极端组织在内的叙利亚反对派手中。有媒体报道,2012年,美国中情局和土耳其曾在约旦营地对ISIS极端组织骨干进行训练,中东相关国家还提供了财政支持。伊朗国家利益确定委员会主席拉夫桑贾尼干多次指出,ISIS的扩张是“事先策划的阴谋”。

一是冷战时期到“9•11事件”前,美国在中东纵容和扶植伊斯兰极端势力,使ISIS首次登上历史舞台。美国外交政策惯于“借力打力”。冷战时期,美国在中东的主要对手,在国际层面是苏联,在地区层面是纳赛尔为代表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因此当时美国竭力扶植沙特为代表的伊斯兰保守势力,借伊斯兰主义消解主张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以及主张世俗化的阿拉伯民族主义。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大力扶植伊斯兰武装势力,与沙特一道,向阿富汗的伊斯兰武装力量输送资金和武器。“七党联盟”“塔利班”等伊斯兰武装,以及“基地”组织等恐怖势力,均在这一时期发展壮大。“一神论与圣战组织”也创立于该时期。

第四步棋:为称霸中东借所谓反恐掀起战争,目标直指叙利亚。

二是“9•11事件”后的十年间,美国在中东发动“反恐战争”,既使ISIS陷入低谷,也为其提供更大活动空间。冷战期间,美国纵容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展,固然有效阻遏了苏联在阿富汗的扩张势头,但随着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加上1991年美国发动海湾战争,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日渐将矛头转向美国,频频针对美国目标发动恐怖袭击,尤其是“9•11事件”爆发,促使美国的中东政策,从纵容和扶植伊斯兰极端势力,转向对其全面打击。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遭受重挫,极端势力高级头目纷纷被抓或被杀;但另一方面,美国陷入“越反越恐”的窘境。ISIS领导人扎卡维正是在伊拉克战争后,乘乱进入伊拉克,并于2004年打出“两河地区基地组织”旗号活动。

美国亲手造就了ISIS,扶植其在叙利亚境内落地生根,如今又借打击ISIS之名掀起新一轮中东战争,其目的显然是假借反恐之“道”,行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之“伐”,以巩固其在中东地区的绝对主导地位。事实上,从美国打击ISIS的各种“表演”中,也能证实这一点。去年以来,美国对ISIS组织连续“定点”空袭本身有“表演”意味,奥巴马授权空袭讲话明确指出“有限度”,显然并非真心要将其彻底消灭。美国早已公开宣称叙政府已丧失“合法性”,并长期援助支持叙反政府武装组织。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曾警告,未经叙政府允许情况下对叙境内实施空袭将被视为侵略。但美国对此置若罔闻,以打击ISIS之名把空袭范围从伊拉克扩大到叙利亚,动用了战斗机、轰炸机、“战斧”导弹和无人机,对合法政权叙利亚境内进行空袭打击,显然就是一种武装侵略。与此同时,美国一直拒绝联手叙利亚政府打击ISIS,国防部长哈格尔明确表示,美国不会与叙利亚政府进行军事合作,这也证明美国并非真心反恐。如今,美国又在筹备出动地面部队打击叙利亚境内ISIS组织,以反恐之名派兵侵入老对手叙利亚境内的目的已基本达到,下一步也许就是继续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对抗巴沙尔政权,甚至直接赤膊上阵灭掉对方。

三是2011年中东剧变后,美国在中东推行“政权更替”,ISIS等极端势力乘势兴起。2011年中东剧变后,中东局势大乱,美国乘机对地区反美国家策动“政权颠覆”,伊斯兰极端势力再次从“被打击对象”变成了“合作对象”。2011年初,利比亚刚陷入内乱,美国就将关押的极端分子贝尔哈吉、哈赛迪等释放,并在情报部门安排下进入利比亚的班加西,配合西方打败卡扎菲。“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2007年加入“基地组织”,此前一直被联合国安理会列为恐怖组织,但2011年6月21日就从联合国安理会网站恐怖组织的清单消失。有媒体报道,2012年,美国中情局和土耳其曾在约旦营地对ISIS进行训练,中东相关国家还提供了财政支持。

第五步棋:为遏制中国四处下套蛊惑中国出兵,实质是为祸水东引。

伊斯兰极端势力也投桃报李,与美配合默契。利比亚战争刚打响,“基地”组织便发声明,呼吁推翻卡扎菲统治,“基地”分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在推翻卡扎菲中发挥了骨干作用。叙利亚陷入内乱后,“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公开号召推翻巴沙尔政权,全球“圣战”分子纷至沓来。如果没有伊斯兰极端势力充当廉价炮灰,西方不可能在利比亚和叙利亚掀起如此大的波澜。ISIS此前本已元气大伤,42位高级领导人中有34人被杀或被擒。但叙利亚内战后,该组织人数从2011年不足千人发展到上万人。该组织早期只会安放路边炸弹,但经过叙内战熏陶,ISIS已成为训练有素,能够娴熟运用各种轻重武器,实施地面群组协同作战的正规军事力量,有能力攻城拔寨,甚至在2014年6月29日宣布,正式建立一个宗教“国家”。

2014年9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访问北京时请求中国协助总统奥巴马建立多国联盟打击极端组织ISIS,遭到中国回绝。我们不妨分析下美国设下的圈套和陷阱:如果中国答应出兵,则美国借机将中国拉入到中东的混乱漩涡,中国将会被拖入到中东乱局。作为在中东连军事基地都没有的国家,如果中国卷入教派战争就等于是自杀,是把中国13亿百姓的身家性命同中东教派战争绑在一起。而美国则可腾出更多精力在亚太地区围堵中国。显然,反恐只是一条饵鱼,美国的线下的很长,要钓到中国这条大鱼,中国什么时候咬钩都是下策。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少数亲美公知大V长期网上引用中东搅屎棍半岛电视台和西方媒体的片面报道,传递中东伊斯兰战乱片面信息,煽动国内民众情绪,将isis直接与中国对立起来,言之凿凿“ISIS要吞并我国新疆部分区域”,极力制造推热“中国必须出兵”的舆论,实质就是配合美国中东战略:中国出兵则能将中东暴恐祸水引向中国,中国不出兵则是“不负责任”,并且会因所谓“呼声”造成“失信”于国内民众的舆论危机。对这些大肆制造虚假舆论、误导民众、破获外交战略的公知大V,有关部门应保持高度警惕,适时依法打击处理。

ISIS适度壮大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极端组织ISIS是美国称霸中东的一枚棋子,中国没有必要去搅这趟浑水。当然,无论从反恐大局还是人道主义讲,中国都要反对ISIS的持续膨胀。中国最好的选择,是竭尽全力帮助中东国家打击恐怖主义,而非直接出兵落入美国的圈套。不要忘记,中国国内恐怖主义的最大推手和支持者也是美国。真要中国出兵打击ISIS,美国应先纳投名状:停止支持疆独、藏独势力,将在美国活动的三股势力人员移交中国。打着反恐旗号的美国能否接受?

图片 3

8月8日以来美国对ISIS连续“定点”空袭,主要是因为该组织猛攻亲美的库尔德势力。美国空袭ISIS武装组织只是对其“捞过界”的有限的、有针对性的惩戒性打击,而不是要将其彻底消灭。从奥巴马授权空袭的讲话就可见一斑。在他的讲话措辞中,充满各种限定词句,比如“有限度”,空袭目标也限定在“保护美国公民”和“防止种族灭绝”。美国陆军中将威廉•梅维尔在8月11日的国防部记者会上说,“美军‘定点’空袭有效阻止了ISIS武装在伊北部城市埃尔比勒和辛贾尔山附近的行动……不会在这个基础上扩大打击范围”。

lSIS政策极端、战略方向易变,其极端做法乃至宣称建立地跨西亚北非的“哈里发帝国”,长远看,这无疑会威胁到美国的根本利益。目前,该组织尚未触动美国根本利益。既然ISIS尚未触动到美国的上述利益,因此,美国对该组织痛下杀手必要性不大。而且在现阶段,ISIS适度壮大总体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ISIS建国导致中东地缘版图重组,这一前景符合美国的战略目标。美国作为游离于欧亚大陆之外的海权国家,其基本战略目标之一,就是使欧亚大陆持续内讧分裂,从而使美国可以“分而治之”,轻松维持世界霸主地位。布热津斯基等美国战略家就一直渴望,从北非-中东高加索-中亚-印度的欧亚大陆变成相互征战的黑洞,出现“欧亚大陆巴尔干化”。在中东地区,“地缘版图碎片化”同样是上述目标的组成部分。

美国国家战争学院的军官拉尔夫•彼得2006年6月发表文章,描绘了一份重构后的“新中东”地图,认为为实现西方全球战略心目中的世界新秩序,中东版图重划是“必要的痛苦”。这与布热津斯基“欧亚大陆巴尔干化”的设想一脉相承。美国前“国家安全局”雇员斯诺登曝料称,美国正实施一项通过制造纷乱保护以色列安全的“马蜂窝计划”,ISIS是英美情报机构和以色列的摩萨德创造的共同战略资产,其在2014年6月建立逊尼派伊斯兰国家,实际是美国秘密计划的一部分。

当前ISIS兴起,客观上使中东地缘碎片化成为可能。土耳其智库学者萨利赫表示,ISIS壮大不会损害美国的利益,反而会使中东更加分化,让弱小的海湾国家更加依赖美国的力量。乌克兰政治学家尤里•戈罗德年科也认为,ISIS扩张势力符合美战略利益。

ISIS壮大为美国在中东推行“离岸平衡”政策提供筹码。历史经验表明,美国在中东维系统治最省劲而有效的办法,就是使中东各大力量相互内斗,使美国可以发挥“离岸平衡手”角色。因此相当长时期,美国中东政策的重点内容,就是挑唆矛盾,实行“分而治之”。

具体到海湾地区,就是让伊朗和伊拉克相互消耗,使美国可以不费力地同时遏制两伊。但2001年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极大破坏了这种地区政治生态:一方面,伊朗因摆脱塔利班政权和萨达姆政权的两翼夹击而日趋坐大,并将阿富汗和伊拉克经营成自己的战略缓冲带。美国则失去实行地区制衡政策的重要筹码。另一方面,美国因两场“反恐战争”实力受损,被迫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这又为伊朗填补“权力空白”提供可能性。

因此,美国一直在苦苦寻找足以遏制伊朗的逊尼派武装力量。当前ISIS的异军突起,对美国遏制伊朗不啻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首先,ISIS战斗力强大,且与伊朗互为天敌;其次,ISIS建国导致什叶派为主的马利基政府管辖范围缩减,客观上抑制了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新月地带”扩张势头;第三,ISIS兴起使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可能性增大,这不仅会削弱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而且库尔德建国后必然倒向美、以,从而使后者有可能在伊朗家门口设立军事基地,策动伊朗境内的库尔德分离活动。正因为如此,伊朗对ISIS如临大敌,国家利益确定委员会主席拉夫桑贾尼干脆认为,ISIS在伊拉克的扩张是“事先策划的阴谋”。

纵容和利用伊斯兰极端势力是美国战略大方向

图片 4

美国一大基本战略原则,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即通过扶植主要对手的对立面,来打击和削弱对手。其对待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政策反复,实际是缘于不同时期美国对主要对手的不同界定。冷战时期,美国将苏联视为主要对手,为遏制苏联在阿富汗扩张,不惜与伊斯兰极端势力为伍。“9•11事件”发生后,美国短暂地将恐怖主义视为主要威胁,将伊斯兰极端势力锁定为重点打击对象。但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主要是向极端势力发出这样的信号:与美国为敌,将会遭受美国的致命打击;与美国的对手为敌,则会得到美国的褒奖和鼎力相助。

经过美国“胡萝卜加大棒”政策诱导,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反美属性”有所减弱。2012年9月10日,“基地”组织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的兄弟穆罕默德•扎瓦赫里接受CNN采访时,代表“基地”组织向西方正式提出和解方案。利比亚极端组织领导人哈赛迪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我们对美国的看法正在改变,如果说过去我们100%痛恨美国的话,今天对美国的痛恨程度已经少于50%了。”近十年来,极端势力再未针对美国本土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事件。

在极端势力对美威胁下降的同时,新兴大国日益崛起,并令美国如芒在背。2012年1月5日,美国公布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认为“本•拉登的死亡和大量‘基地’组织高级领导成员的伏法,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他们的能力”“长期看,中国作为地区强权的崛起,将从各方面影响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在上述原则指引下,美国明显加快战略东移和对中国围堵。美国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态度,则从一味打压重新转向扶植、利用。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主动与伊斯兰世界缓和关系,反恐调门也不断降低。2011年5月击毙本•拉登后,美国反恐战略顺势调整,于当年6月29日推出新版《国家反恐战略》,强调反恐重点转移至针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这为美国与全球那些不太反美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合作奠定了基础。

当前,美国联手伊斯兰极端势力的趋势日趋明显:2014年5月,美国公开与过去被视为“恐怖组织”的塔利班交换战俘,这被视为美国与塔利班正面接触的第一步。2014年6月ISIS在伊拉克兴起后,美国只派出275名军人保护使馆。美国国务院2014年6月12日向伊拉克追加1280万美元援助,但两周后奥巴马却要求国会拨款5亿美元支援叙利亚反对派。

美国纵容极端势力与战略东移看似互不搭界,实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目的就是通过将伊斯兰极端势力“祸水东引”,就像当年美国在阿富汗消耗苏联一样,牵制和削弱中国等新兴大国。伊斯兰极端势力也心领神会,出现转向迹象。

在本•拉登时代,基地组织和疆独势力一直若即若离。随着美国战略调整,“东突”等新疆“三股势力”和“基地组织”的关系在逐步融合。“基地”组织领导人扎瓦赫里在近期宣传说教中,不断把“东突厥斯坦”列入“圣战”战场。据报道,拉登被击毙不久,现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负责人阿普杜勒•沙库尔被“基地”组织任命为领导巴基斯坦武装力量和训练营的新指挥官,该职务此前一直由“基地”组织最高策划者及规划师赛义夫•阿德尔担任。这意味着“东突”势力已经在“基地”组织核心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

ISIS宣布建国后公开宣布,计划在数年后占领西亚、北非、西班牙、中亚、印度次大陆全境乃至中国新疆。该组织领导人巴格达迪讲话中说:“在中国、印度、巴勒斯坦、索马里、阿拉伯半岛……我们要复仇!”值得警惕的是,ISIS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战略盲目性,尤其是将中国放在第一位,恰恰是美国所看重和试图利用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新疆暴恐活动越来越猖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