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衰落论,为什么说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对中国更具威胁

图片 1

摘要:
当地时间3月20日,利比亚的黎波里,在多国军事行动中被炸毁的卡扎菲办公大楼。核心提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后一刻于19日宣布对利比亚进行有限军事攻击,并强调不部署地面部队,且表示欧洲或阿拉伯国家牵头。但美国在此次对利比亚的军事打击中,发射百余巡航导弹。欧洲美国开战车
是主使还是被迫?当地时间3月20日,利比亚的黎波里,在多国军事行动中被炸毁的卡扎菲办公大楼。核心提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后一刻于19日宣布对利比亚进行有限军事攻击,并强调不部署地面部队,且表示欧洲或阿拉伯国家牵头。但美国在此次对利比亚的军事打击中,发射百余巡航导弹。欧洲还曾表示,美国军事力量将起重要作用。美国到底是幕后主使?还是被迫参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白宫就如何应对利比亚危机进行商议之始,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就给他的顶级顾问设定了两个清晰的参数:如果美国必须牵头,他不希望使用武力;他无意派遣美军地面部队。针对利比亚铁腕人物卡扎菲的空袭于周六开始,奥巴马似乎在实践他2008年竞选总统时首次提出的外交原则。在2008年1月的一场辩论中,奥巴马与当时同为参议员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对阵,争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奥巴马在辩论中说,他不光是想结束伊拉克战争,还想结束从一开始让美国涉入战争的那种观念。与其前任小布什(George
W.
Bush)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奥巴马政府似乎有意不过快采取行动,也不单独展开行动。这一方针有可能令奥巴马受到抨击,尤其是右翼人士,同时信奉自由国际主义者也不会苟同,奥巴马的一些顾问就深受后一种思想影响。最近几天,可能成为共和党201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的一些人士批评奥巴马显得沉默,没有推进美国作为国际和平维护者的传统角色。周六第一轮巡航导弹发射后,奥巴马向媒体发表了三分钟的声明,他六次强调国际社会对使用武力的支持,说攻击利比亚是“国际行动”,美国是与“广泛的联盟”共同行动,包括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伙伴。奥巴马和他的助手们还强调,他与顶级顾问已经征询了国会两党领袖的意见。奥巴马对随他访问巴西的记者说,不要搞错了:今天我们是一个广泛联盟的一员。美国军方最终决定巡航导弹打击目标的同时,奥巴马正开始出访拉丁美洲的五天之行。他周六大部分时候与巴西官员和商界领袖会面,讨论贸易和其他明显不那么紧急的事宜。奥巴马周六似乎安于被视为跟随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的脚步。萨科齐当天发布了第一道打击卡扎菲部队、保护反对派总部班加西的命令。2003年,时任法国总统的希拉克(Jacques
Chirac)反对小布什总统发动伊拉克战争,当时代表伊利诺伊州的资浅参议员奥巴马也反对伊拉克战争。奥巴马周六下令对卡扎菲防空系统发射的巡航导弹是此次军事行动中美国军队首次重大露面。一名军官解释美国为何暂时带头时说,我们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发射这么多导弹的国家。这也是奥巴马总统首次对其任期之内开始的战争授权。军方高级官员说,针对卡扎菲的行动将分为多个阶段,巡航导弹打击是其中的前奏,但强调奥巴马的目标是迅速创造条件,让美国得以退居其次,承担主要作为后备力量的角色。华盛顿方面希望法国、英国、加拿大和其他联盟伙伴承担起利比亚禁飞区的日常执行之责。官员们说美国的长期角色是提供后勤支持,如为盟军飞机加油以及利用无人机提供情报。不过,官员们也承认战事的发展有可能迫使美国加大参与力度,从发射更多巡航导弹到用美国隐形战斗机发起攻击。周六的攻击在形式上由哈姆将军(Carter
Ham)指挥,他是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美国非洲司令部(U.S. Africa
Command)统帅。但一名高级军官说,美国国防部希望未来几天将指挥权移交给多国部队的指挥官,而且“最好不是美国人”。白宫主管战略沟通的国家安全副顾问罗兹(Ben
Rhodes)说,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原则体现在他坚持寻求对军事行动的广泛支持,也体现在他对国际机构的信赖以及对人道主义援助和防止大规模暴行的关注。美国官员说,奥巴马对他的顾问讲得很明白,他希望在采取行动之前获得联合国的支持。美国官员在同意推动安理会投票之前,还曾积极寻求阿拉伯联盟(Arab
League)的支持。图为利比亚一辆坦克车被轰炸后起火。
奥巴马:袭击是有限军事行动  在解释这次军事行动时,奥巴马用词谨慎,称这次袭击是“有限的军事行动”。美国军队的首要任务是建立禁飞区,阻止卡扎菲在镇压反对派的时候杀害平民,而设立禁飞区“将会由美国的国际伙伴们领导”,地面部队不会派往利比亚。  然而,中新社发表观察文章称,发射百余枚巡航导弹却仅用“有限”二字来形容显然过于轻描淡写,在2003年3月20日美军对伊拉克发动第一轮攻击时,也不过发射了40多枚巡航导弹。巧合的是,当时美军官员也表示,攻击仅仅是“小范围的、有限的”。  不同之处在于:八年前,“有限”的袭击最终变成对伊拉克的全面入侵;八年后,奥巴马已明确宣布不会向利比亚派遣地面部队;八年前,美国牢牢掌握伊拉克战争的指挥权;八年后,美国却刻意退居于英法等国之后。  与八年前小布什对伊拉克宣战时的果断与霸气相比,奥巴马当天的讲话显得犹疑、暧昧,他一方面宣称,使用武力非自己首选,也不是美国愿意看到的结果;一方面又不忘对美国人民表态,作出动武决定并非轻率之举。  文章称,奥巴马言下之意是,自己作出这一决定实乃“无奈之举”。按他之意,是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逼”自己出手的。事实上,真正“逼”他出手的是眼下的局势。  奥巴马一直犹豫不决原因是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白宫对是否军事干预利比亚分成两派。支持派以副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希拉里为首。反对的则以国防部长盖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等为代表。  希拉里一直是禁飞区的积极鼓吹者,态度强硬。而盖茨则一直呼吁动武需三思。他上月在西点军校的一次演讲中说:“未来任何国防部长建议总统再向亚洲、中东或者非洲大规模派遣地面部队,‘都应该检查他的脑子是否正常’”。  奥巴马在利比亚问题上的策略显然体现了希拉里和盖茨的“妥协版”——一方面下令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一方面宣布不向利比亚派遣地面部队。  就在奥巴马政府内部喋喋不休之际,法国率先对利比亚打响“第一枪”,不甘人后的美国最终匆匆搭上了开向利比亚的“战车”,美国总统在第三国宣布战事史上罕见,也显现这一决定的被动。  无论被逼与否,从根本上说,美国的决定最终是为了本国利益。  希拉里当天就毫不讳言地说:“我们有非常具体的理由,我们有地区局势的关切,我们有非常强的战略考量,美国必须支持这样的行动。”  英媒称美幕后主使空袭利比亚  英国媒体3月20日刊文称,美国事实上已经在本次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中扮演了领导的角色,但这一领导地位并不会持续多久。  路透社说,虽然法国空军率先发动第一轮对利比亚的空袭,英军也用潜艇发射了多枚导弹,但五角大楼明白,这次空袭的先锋者仍是美国。美军于19日发射的一些战斧式导弹的先进性远远超出了摧毁卡扎菲防空力量的需要,它还准备马上派出先进的无人侦查机——全球鹰,向各国指挥官提供所需的战场影像。前美国驻伊拉克高级指挥官、退休将军詹姆斯·杜比克也承认,美国拥有的一些能力对战斗非常关键。  “我们拥有特殊的监视和情报收集和反雷达能力。尤其是在战斧导弹方面,我们当然是领导国,”杜比克说。  但是,报道分析说,美军身陷阿富汗战争近十年,根本不愿意再参与对另一个阿拉伯国家的联合军事行动。就在袭击发生后数小时,美国国防部面临的问题不再是如何保持有效领导,而是选择合适方法向盟友转交战争领导权。  “我们处于联合行动的前沿,由美军非洲司令部的哈姆将军指挥。”美国海军副司令、美国参谋长联席会主任比尔·格特尼说,“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希望将这种指挥转变为一种联合指挥。”3月20日,在利比亚城市班加西和艾季达比耶之间的一条公路上,利比亚政府军车辆遭到空袭后燃烧爆炸。图为空袭瞬间。
  美不想当领导盖茨冀数日内移交领导权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周日表示,美国希望在几天内将利比亚军事行动领导权移交给英法为首或是北约为首的盟军。  美联社报道,这是对利比亚战争打响后盖茨的首次公开表态。他说,奥巴马总统强烈感到需要将此次行动中美军的角色做一定限制。他还说,总统比几乎其他所有人都更加意识到战争带来的压力。  在前往俄罗斯的途中,盖茨对随行记者说,“我们愿意在行动开始阶段使用我们特有的军事力量,也希望能在几天后将主要职责移交给其他盟友。”他表示,“我们会继续支持盟军行动,会成为其中一员,并且扮演一定的军事角色,但不是主要角色。”  他还说,可能是英法联合执掌指挥权,也可能是北约接过指挥棒。他承认,“如果阿拉伯国家联盟在北约的旗帜下参与行动,他们的角色可能有些敏感。”  盖茨早前曾就卷入利比亚内战发出警告。他曾表示,端掉利比亚的防空力量就等于开战。有些人担心此次行动会令美国又一次在穆斯林国家深深地陷入战争泥潭。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近15万的美国士兵还在继续作战。  空袭必埋单美负担恐再增  美国加入西方国家介入利比亚问题引起国内对军事行动的成本及时间的担忧,即使美国在行动中所起的作用控制在有限范围内,仍然会给美国的债务和赤字带来新的负担。  据路透社报道,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共和党头号人物路嘉(RichardLugar)说:“我们的国会整天都在讨论预算、赤字等问题,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美国竟然参与对利比亚的行动。”  路嘉在许多外交问题上与奥巴马同步,他对媒体表示,了解美国这么做是为了阻止对利比亚平民的虐待和屠杀,但是他担心介入利比亚局势会使美国在中东动乱中陷得更深,超过奥巴马政府的意愿。  就在美军攻击利比亚之后,数百名美国人在白宫前举行反战示威,纪念伊拉克战争8周年,同时抗议政府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仍在为整个美国社会带来政治伤痕。美国迄今已为这两场战争“埋单”超万亿美元,耗资巨大也成美国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加上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事在内,美国已经是向第三个穆斯林国家展开军事行动。与此同时,美国的预算赤字和国债水平都创下历史新高,国防部也有在未来5年内削减780亿美元预算的计划。如果对利比亚的行动时间拖延,那么国防部预算问题会更加严重。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科学教授萨巴托(LarrySabato)说:“一枚导弹的价格就是100万美元,那么第一个小时的空袭中就花掉1亿1200万美元。我们刚刚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辩论应该在国内计划项目中削减多少预算,这是华盛顿的焦点所在。对利比亚军事介入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显得不协调。”
  美忧利暴力扩散  美国对利比亚暴力蔓延十分担忧,利比亚叛军周日控制了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反政府抗议民众占领了卡扎菲的官邸。  据《华盛顿时报》报道,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莱斯说:“在班加西和沿海地区,我们十分关注保安部队向和平示威者开火的消息。”  美国国务院周日发表声明说,当局对来自利比亚的新闻报道和图像严重担忧,人权组织说有200名抗议者在最近几天内被保安部队杀害。  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提醒国人不要去班加西和其他东部城市旅行,大使馆还给工作人员及家属提供撤离利比亚的免费班机。

图片 2

伊拉克、地面部队,最近,这两个词出现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脑海中的频率想必极高。

相对特朗普执政的美国,为什么说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对中国更具威胁?

奥巴马宣布“美军决不踏上伊拉克领土”之后不久,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就表示,并不排除向奥巴马提出“可能包括派出地面部队在内的建议”。这使得奥巴马不得不于9月17日再次出面承诺,美国不会在伊拉克发动新的地面战。

自从兼具商人和电视真人秀明星双重身份的特朗普上台以来,这位“政治素人”总统把他这两个身份演绎到了极致:各种政治、经济、军事博弈中,“利”字当头,玩弄诈术,不顾信用,屡屡食言;抢镜吸精大戏频频上演,动辄就退群,不和则制裁,世界这个大舞台上因此热闹了许多。对中国更是悍然挑起贸易战,恫言对所有中国输美产品加税,实则妄图扼杀中华崛起之势。尽管中外媒体风声鹤唳,黑云压城,但或许是因为时过境迁、实力此消彼长的缘故,有些中国人感到,对中国来说,相比奥巴马时期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多的是锐力、硬力、冲力,并不如上届政府更具威慑力和破坏力。

此外,在经历了最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美国似乎让人感觉处处力不从心,其全球战略收缩的态势已经显而易见。于是,所谓“美国衰落论”甚嚣尘上。经济问题和公众对战争的厌倦促使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发出实行“新孤立主义”政策的呼声,即通过财政紧缩和冷漠的现实主义来表达远离世界的要求。另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和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民调显示:52%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应该“在国际上管好自己的事情,让其他国家自行决定如何相处”。

当初奥巴马的当选,让部分中国人倍感沮丧,他们诧异于大洋彼岸那个国家的成熟度、包容力和高品质,意识到这个事件实际上揭示了一个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事实:想要赶上美国,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奥巴马,一个少数族裔,一个政治菜鸟,一举战胜两个重量级白人主流政客希拉里和麦凯恩,问鼎白宫,彰显了当时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活力、张力、动力依然强大无比,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仍是高深莫测。本来,小布什政府穷兵黩武,连续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耗费上万亿美元却没有实现战略预期,财大气粗的山姆大叔业已伤筋动骨,再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美国经济衰退,霸权衰落。而中国在此期间加入WTO,趁美国深陷战争泥潭而无暇他顾之时,专注经济发展,苦修自身内功,超过法、英、德,跃居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从上到下,信心爆棚,觉得重回世界舞台中央指日可待。奥巴马上台时,普通民众并没有感到不同,但有些中国人确实有点惊讶、慨叹。当然,让他们触动的不是奥巴马本人,而是选举他执掌国家的那个民族的优秀特质。但同样这个民族选出特朗普后,部分中国人有点释然了,他们感觉到时局变更让这个民族有点失去了方向,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也证实了这个所谓的“山巅之城”确实并没有那么英明神武、德配天地,同这样的对手博弈或许胜算更大。

这些煞有介事的讨论让人开始怀疑,美国是不是真的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奥巴马第一任时期的中国尽管跃居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但远不是经济强国,经济总量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与美国的差距较大,所以中国非常低调地奉行韬光养晦的国策。但奥巴马政府认识到了华夏文明的巨大潜力和韧性,非常决绝地开始遏制中国:打台湾和西藏牌,分别四次对台军售和四次会见达赖。2011年,奥巴马政府正式出台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最重要的考量之一是应对“崛起的中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有四个重点。一是把60%的海空军部署到亚洲地区,这是美国高级官员公开宣布的;二是建立一个新的,可以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圈,例如TPP;三是称为“聪明外交”,或叫“巧实力外交”,充分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四是继续接触中国。2013年,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后,推进“亚太再平衡”的意志没有改变。白宫高层公开表示,“亚太再平衡”是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一个基石。2012年1月,美军以“海空一体战”为雏形,提出“联合作战介入”概念,后升级为“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概念,强调通过参与多国演习、签署介入和保障协议、建立和完善海外基地、预置物资以及前沿部署等“各种安全和接触行动”创造有利态势。可怕的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切行动都是打着“普世价值”的旗号,拉着自己的盟国围堵中国;一切都是谋定而后动,有计划,成体系,先造舆论,后施杀招。那个时期的美国还有老大的范,通过承担老大的责任而行使老大的权力,它的盟国也忠顺地唯美马首是瞻,他们在中国周围织成了一张密实的大网。美国作为世界超强独霸,在战略人才、战略策划、战略实施等方面的优势独步天下。而特朗普呢,怨妇般地“怼天怼地怼空气”,觉着全世界都在赚美国的便宜揩美国的油,不想承担老大的责任却妄想享有老大的权力;狂人般地以为单凭一己之力可抗衡全世界,贸易战的枪口对准了所有国家,包括美国昔日的盟友;癫佬般地不顾小弟、跟班的哀求,退出TPP,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伊核协议等。结果天怒人怨,由“美国优先”沦为
“美国独行”。即使特朗普政府明白过来,可龃龉已存,回头路也不好走。而中国随着对外开放的推进和国家实力的增强,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的百分之六十,参与全球事务越来越自信,在战略人才、战略策划、战略实施等方面的劣势已经有明显的改善。比如,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成立亚投行,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举办世界首届进口博览会等,这些都是近几年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世界性公共产品,充分做到了广结善缘,广交朋友,互惠共赢,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相比,高下立判。

事实上,所谓“新孤立主义”怎么看都是一个伪命题。美国滑向“新孤立主义”的论调有个前提:美国实力衰落,已经无力扮演“世界老大”。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依然是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继续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因而,所谓的“美国衰落论”充其量是相对衰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还将继续“笑傲江湖”。

奥巴马时期的美国进退有据,张弛有度,决断有章,取舍有法。奥巴马上台不久就兑现竞选时的诺言,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开始撤兵,利比亚战争中更是把令旗直接交给英法,自己只是敲敲边鼓,仅实施远程导弹袭击。美国一改小布什时期的牛仔作风,变得更善于利用软实力和巧实力。昔日蛮打猛冲的美国知道收缩了,这绝不仅仅是因为国力衰落,更主要的是他们意识到了事情的轻重缓急,变得更精于合理分配有效资源。比如说美国仅靠Facebook,
Twitter等互联网巨头推波助澜,便挑起“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轻而易举地改变了近半个世界的格局。而特朗普呢,宛若一头闯进瓷器店的公牛,貌似具有极大破坏力,实际上做事毫无章法,令人难测,颇有点“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闹剧效果。退出TPP,使中国戏剧般地避开了一个莫大的威胁,美国媒体戏称“似乎听到中南海传来碰杯的声音”。让美国引以为豪、受益良多的移民政策被特朗普政府搞成了“疑民”政策。在四面树敌、虚耗国家信用后,特朗普政府究竟还有多少资本威慑、遏制中国,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那近期奥巴马政府的各种“缩手缩脚”又将如何解释呢?

从现实的角度来分析,奥巴马政府近期各种“缩手缩脚”的行为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释。刚刚爬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泥潭的美国实在不太情愿在别人身上花费太多精力与金钱。而且,在这个选票至上的国家里,民众的厌战情绪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当然,作为世界头号影响力的大国,美国岂会“两耳不闻窗外事”?只不过,再度“出山”之前,“老大”似乎总要先摆个谱、端个架子。而事实上,美国已经开始提要求了。奥巴马近日已经向“伊斯兰国”宣战,誓言铲除这个“毒瘤”;同时,美国组建了一个近40个国家的反恐联盟,而且已经与10个阿拉伯国家签署联合公报,强调“参与国将为广泛打击ISIS分担责任”。

注意,这里的关键词是“分担责任”,要“小伙伴们”多出力,这是关键。同时,美国舆论早已开始为此造势:一面批评当美国战机远赴伊拉克上空轰炸之时,阿拉伯“伙伴们”的战机却在停机坪上纹丝不动;一面又为某些“小伙伴”的挑衅闹事煽风点火。奥巴马政府所谓的“巧实力”外交,说穿了其实是用最小的代价谋取最大的利益。

不派遣地面部队就是“新孤立主义”了?那么F16战机、“大黄蜂”战斗机,已被派往伊拉克的1600名美国军事人员……这些算什么?

美国新“孤立主义”?呵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