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来自美媒信息称,本月正值联合国安理会美国轮值主席,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呼吁安理会应对IS组织的统一行动。

必须发挥联合国的主导作用,在政治、安全、经济、金融、情报等领域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尤其是致力于消除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和滋生土壤。

图片 1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
184

这则消息或许多少给西方一些人们欣慰。奥巴马对此安理会的重视,提高安理会处理世界事务的权威性。ISIS起源于曾一度以伊拉克基地组织为名的团伙,该组织有十年以上的极端主义暴力经验。这个团伙聚集了一支由具有全球野心的坚定圣战者组成的强大作战力量,利用了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教派冲突的矛盾。加入ISIS的外国武装分子不仅对该地区,而且对任何他们能设法前往的地方,包括美国在内,是一种不断增长的威胁。们在毗邻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并危险地接近以色列的战略地区,表现出比其他任何恐怖组织都能占据和巩固更多地盘的能力。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国际社会真拿“伊斯兰国”没辙吗?之所以如此感慨,是因为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日前被极端组织活活烧死,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对约旦表示安慰。要想改变这种困境,急需认真考虑如何充分发挥联合国安理会在国际反恐中的主导作用。

  国际社会罕见地在打击‘伊斯兰国(IS)’问题上发出了真正合作的一个信号”,联合国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微博)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安理会17日通过关于斩断IS等极端组织资金来源的决议,引来世界多国的普遍欢迎。这次由安理会成员国财长们通过的“前所未有”的决议被认为是国际社会“削弱和最终消灭IS”迈出实实在在的关键一步。近一年来,多起恐怖袭击在一些国家接连发生,IS等极端组织在国际社会打压下却不断发展。不少分析认为,其中的原因除了IS拥有更多资金来源外,还与一些大国在打击IS及IS活跃的叙利亚问题上不能团结一致有关。这次由美国和俄罗斯共同提交的决议案得到安理会成员一致同意,体现出国际社会和舆论要求合作反恐的呼声越来越高。但不少人担忧这样的团结只是暂时的:俄18日向全球直播被土耳其击落的俄战机黑匣子拆解过程,显现出大国间在反恐问题上深深的裂痕。目前在中东打着“反恐”旗号的分别有以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为首的3个联盟,它们能在反恐和叙利亚问题上达成一致吗?18日在纽约举行的叙利亚问题和谈能否达成协议将成为证明。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称,西方在新一轮的反恐战争中,应该摒弃政治联盟的旧模式。联合俄罗斯、叙利亚等相关国家共同打击IS,才能取得效果。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近来,世界似乎越来越不安宁。除了乌克兰危机仍处于胶着状态外,“伊斯兰国”的卷土重来,给西方特别是美欧披上阴影。的《赫芬顿邮报》称,“伊斯兰国”要取代沙特统一阿拉伯世界。尽管这只是媒体的述评。但是利比亚11架侦察机失踪,美国官员担心被伊斯兰武装份子偷走,成为另一场的“9.11”恐怖袭击。面对伊斯兰极端武装组织越来越严重的挑衅,西方已坐卧不安。现任美国总统利用安理会轮值主席的机会,“坐镇”安理会欲借此统一安理会步调对付IS,其出发点应该肯定。

图片 2

  联合国“又回来了”

问题在于,奥巴马“坐镇”安理会的反恐,不仅仅是表现在叙利亚、利比亚,而是带有全球性。英国《金融时报》5日发表吉迪恩·拉赫曼的专栏文章称,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正在欧洲、中东和亚洲受到挑战,美国已经无力凭一己之力管理世界,也更不愿意在维护国际秩序方面“承受任何负担”,美国有能力担当世界超级警察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奥巴马更是在记者会上直言,对于伊斯兰国,“我们尚无一套策。在国际情势动荡之际,奥巴马这番言论,显然和总统应有的果断挂不上钩,美国共和党人更是借机对他做出大力抨击。肯塔基参议员保罗说:“如果总统没有一套策略,那或许是时候换总统。”得克萨斯州长佩里则指出,奥巴马总是“在危机与危机之间摇摆不定,永远比别人慢了一步”。细看美国反恐,特别是2001年9.11事件以来的反恐,力气不少,但结果是越反越恐。其根源媒体早已指出,是美国多年来反恐的两套标准所致。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去年12月,卡萨斯贝因驾驶的飞机在叙利亚坠毁,遭到“伊斯兰国”俘虏。约旦政府随即展开营救,并表示愿意拿已经关押9年的安曼连环爆炸案女恐怖分子里沙维交换,但“伊斯兰国”就是不给出卡萨斯贝依然健在的证据。最终,噩耗传来,极端组织早已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了卡萨斯贝,自始至终就没想过要交换。愤怒之下,约旦处死两名恐怖分子,如同去年底巴基斯坦在白沙瓦军人子弟学校遭恐怖袭击后恢复执行死刑一样。解气是解气,强硬是强硬,却给人一种国际社会拿恐怖组织没有更多办法的感觉。而就在这时,不满当前反恐态势的阿联酋,宣布退出针对“伊斯兰国”的空袭行动,无疑让人对国际反恐前景更感到有些信心不足。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  “国际合作打击IS的一个信号”,法新社称,当地时间17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的财政部长在纽约通过一项决议,决定斩断IS的资金来源,并对向IS及其他恐怖组织提供物质和技术支持者实施制裁。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美国的财政部长雅各布·卢主持了当天的会议。决议敦促世界各国“采取有力的和决定性的措施”,包括防止石油和文物走私的措施,以斩断IS的资金来源。决议称,“IS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全球性的和史无前例的威胁。”根据决议规定,任何被发现参与支持IS的个人和组织都将受到联合国制裁,决议还确认将与IS和“基地”等恐怖组织有关联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等列入制裁名单的标准。

奥巴马总统要在25日亲自主持安理会会议,而国际社会能做的似乎只是对极端组织表示谴责。对于中国一直认为的“东突”恐怖势力,美国至今不肯承认,即使是某些在境外恐怖势力指挥下多宗恐怖袭击事件,只是在血淋淋证据和世界舆论逼迫下,美国也只承认几家恐怖事件。,云南省昆明市发生了震惊中外的“3·01”恐怖袭击事件:一伙暴徒闯入昆明火车站,见人就砍,逢人便杀,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安理会立即“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这起恐怖事件,欧盟和上合组织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对于这起恐怖事件,美国最初只是通过其驻华大使馆官方的新浪微博“谴责这一可怕且毫无意义的在昆明的暴力行为”。在中国舆论的炮轰下,美国国务院终于在承认昆明袭击事件属于“恐怖主义行径”。尽管如此,美国至今依然拒绝将去年10月28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汽车爆炸事件称作恐怖主义。因此,一些恐怖组织就把美国当成保护伞。这就是恐怖势力得不到根除的真正原因。

其实,美国牵头的反恐联盟从一开始就是有缺陷的。美国担心再次陷入泥潭,只愿意进行有针对性的空袭,此举最多也只能起到遏制“伊斯兰国”势力扩张的作用而已。其他参与者,如土耳其等,害怕遭到极端组织报复,也都无法做到深度介入。再加上,美国出于政治考虑,又不愿意与叙利亚、伊朗等国携手,致使反恐效果大打折扣。因此,半年多的反恐,根本就伤不到“伊斯兰国”。

  “罕见”,许多国际媒体纷纷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份安理会决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是联合国安理会有史以来首次由各成员国财长们出席会议,来讨论打击IS的决议。另一方面,这一决议草案是由美国和俄罗斯共同制定和提出的。俄美采取了“十分罕见”的合作姿态,这表明两国至少在理论上决定共同打击IS,即使在其他领域双方仍然对立。“这项决议是关键的一步,但决议通过后各国如何采取行动才是真正的考验。”雅克布·卢称,这需要在座各国及其他国家有效实施和贯彻决议。他还表示,从国际金融体系中将IS剔除出去是有效打击这一暴力恐怖团伙行动中最重要的手段,而国际团结合作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保证。

当然,令美国西方震惊的还有,美国有逾百个美国人和数百英国人也加入IS组织,哈格尔3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做出上述表态。他说,“ISIL组织中有100多人持有美国护照,甚至更多,也许我们还没有掌握到。”他表示,这些人对美国而言是极大的威胁。这也令美国和西方人们反思,一直和反恐势力斗的美国和西方,为何自己也培育出了“叛军”?

去年联大期间,安理会召开反恐峰会,要求各国通过边界管制、情报共享和立法等措施制止恐怖分子流动及实施恐怖行动。随后,安理会各成员国一致通过第2178号决议,要求采取措施打击外国战斗人员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当地极端组织。但很明显,这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议案没有得到很好执行。据联合国方面估计,已有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逾1.3万名外国恐怖主义参战人员加入“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

  俄塔社18日援引俄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的话称,必须对IS实施果断和协调一致的打击。为了消除这种“绝对的邪恶”,世界只能采取一致行动,不应该有双重标准。丘尔金同时强调,IS在黑市上出售的石油大多经过土耳其输送的。如果土耳其不采取足够有效的措施斩断恐怖组织资金,安理会应该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包括对土耳其个人和法人,甚至国家实施制裁。

因此,美国要协调世界反恐,当务之急,是要正视和修改在反恐问题上的两套标准。假若只是为应对IS进攻,而协调行动。而没有在统一反恐政策方面下功夫,那么只能治标不治本。某个地区的恐怖势力暂时息迹了,但会在另一个地区的另一种面目出现。

恐怖分子挑战人类文明底线,是全人类的公敌,各国必须共同应对。要想彻底消除“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势力,必须发挥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主导作用,在政治、安全、经济、金融、情报等领域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尤其是致力于消除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和滋生土壤。而采取军事行动,也必须符合联合国宪章和安理会决议。只有得到联合国授权的行动,才能最大程度地协调各方,对极端恐怖势力形成合围之势,构成真正打击。

  “联合国重新发挥重要作用”,德国财经网18日称,自从IS在叙利亚内战中不断扩张以来,联合国几乎“消失”。现在,联合国“又回来了”。IS此前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石油生意。它控制了伊拉克和叙利亚部分出产石油的地区。斩断IS资金来源是务实有效的战略,关键是联合国决议必须得到有效执行。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和外交大臣哈蒙德18日共同在英国《每日电讯报》撰文称,把IS从国际金融体系中排除出去,这必须是任何“削弱和最终消灭IS”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

美国正式宣布改称“伊斯兰国”为“达伊沙”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反恐问题专家李伟1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联合国安理会全体成员国一致通过切断IS资金来源的决议,对于凝聚国际社会打击恐怖主义极端组织的共识具有重要意义,对打击IS也具有相当大的实际意义。李伟说,斩断资金链在国际反恐行动中有着重要作用,因为任何恐怖组织离开资金都很难运作。此次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要求所有成员冻结一切被怀疑与IS有关的资金来往,这是打击IS重要举措,也可以取得切实的效果。但恐怖组织的资金来源是多元而复杂的,有地上的也有地下的。从以往切断“基地”组织资金来源的经验来看,这次的实际效果仍需观察。

美国政府正式宣布,今后不再用“伊斯兰国”称呼中东恐怖组织—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而改称为“达伊沙”,同时也不再使用“ISIS”或“ISIL”称呼这一武装组织。

  美俄为何走到一起

总部在阿联酋的“阿拉伯电视台”昨天晚间报道说,负责打击中东恐怖组织的联军司令—美国陆军中将詹姆斯。特里在五角大楼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特别强调,“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过去一直称‘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武装为“伊斯兰国”,今后涉及该恐怖组织时,不再使用‘伊斯兰国’这一名字,改称‘达伊沙’,而且也不再使用‘ISIL’或‘ISIS’称这一恐怖组织。

  德国新闻电视台18日称,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让共同打击IS的国际联盟雏形开始显现。国际打击IS的战略也开始显现出来:空袭IS根据地,切断其资金链,惩罚给IS资助的个人、组织和国家,最重要的是要让IS活跃的叙利亚走向和平。

詹姆斯。特里解释说,DAESH是阿拉伯国家对“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的英文缩写,DAESH一词与阿拉伯文中的“踩踏”一词发音相似,用DAESH称该武装更能反映人们对它的愤怒和蔑视。另外,广大阿拉伯国家认为,使用“伊斯兰国”一词既亵渎了伊斯兰教,也会赋予该组织某些合法性。

  国际舆论认为,世界能否团结一致打击IS,在叙利亚问题上能否达成一致很关键。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安理会决议也为18日在纽约举行的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外长会和安理会叙利亚问题部长级会议创造了条件,届时美国、俄罗斯、中国、伊朗、沙特等国外长将共同商讨在叙利亚停火、权力交接以及加强反恐等事宜的路线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8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王毅外长将在叙利亚问题会议上就推动叙利亚停火止暴、政治和解、加强反恐、战后重建等问题提出中国的方案和主张。中方希望此次会议能够在前两次外长会基础上更进一步,有力推进叙利亚政治进程。

报道称,为了引起在场记者的重视和突出记者会的重点,在半个小时的记者会上,詹姆斯。特里在讲话中刻意25次使用了DAESH一词。另外,美国国务卿克里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在谈到“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时也使用了DAESH一词,而不是“ISIS”或“ISIL”,更不是“IS”。

  俄罗斯《生意人报》18日发表题为“莫斯科与华盛顿的计划接近”的文章称,莫斯科首次支持华盛顿提出的调解叙利亚问题倡议。18日在纽约将举行由2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代表出席的会议。报道称,虽然美俄在叙利亚反对派和恐怖组织名单上存在分歧,但双方立场开始接近。普京17日已表示支持美国向安理会提交叙利亚问题决议案,他还首次宣称俄调解叙利亚问题的计划与美国基本相吻合,包括共同制定宪法工作,叙自行举行选举,成立监督未来选举的国际机构以及国际社会承认选举结果的标准等。在美国制定的议案中,叙政治改革是重要的部分,但美俄已达成妥协——不具体涉及巴沙尔的命运。

“阿拉伯电视台”在报道中还表示,在西方世界,目前涉及到“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时,更多地使用“ISIS”或“IS”一词,但法国除外,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广大阿拉伯国家一样,使用DAESH称呼这一恐怖组织。

  美俄为什么能走到一起?德国新闻网18日一篇文章的标题写道,“如果没有普京,不可能打败IS”。这样的报道调子显示出西方舆论风向的转变。报道称,去年,普京在G20峰会上被西方抛弃,现在西方和俄罗斯又走到一起,共同对抗IS,根本原因是欧美近来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令西方感到无奈。法国总统奥朗德抛开分歧,与普京站在一起。奥巴马日前也不得不称赞俄罗斯在叙利亚打击IS是“建设性的伙伴”。

  事实上,尽管备受国际打击,但IS的能量仍然不容小视。路透社18日称,IS于16日和17日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发起了今年以来发动的最大攻势。不过,在美欧盟军持续不断的空中打击下,库尔德武装挫败了IS的企图,180名IS武装分子被打死。与此同时,土耳其警方17日逮捕了11名IS成员,他们涉嫌阴谋袭击美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美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本月已两次发布安全警报,同时停止部分服务。

  17日,美国最热门的总统选举候选人特朗普发出声明,对普京前一天称赞他的话表示感谢。(详见第二版)李伟表示,从一些媒体以及政客的话中可以看出,西方在针对叙利亚政府的态度上有了一个重要的转变,这也是美欧在面临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威胁等一系列压力下所不得不做出的一个让步。

  三大反恐同盟会携手吗

  “现在在中东已经有三个反恐同盟,分别以美国、沙特、俄罗斯为代表,这几个同盟能够组建统一联盟吗?”俄罗斯卫星新闻网17日引述俄科学院东方研究所阿拉伯与伊斯兰研究中心主任库兹涅佐夫的话称,打击IS的战场上的局势短期内不会出现根本性变化。各联盟如何来解决叙利亚危机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比如,沙特组建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行动,“是为了证明其逊尼派穆斯林领袖的野心”,因此不能期待会出现显著的军事成果。

  德国《焦点》周刊17日援引反恐专家的话担忧地称,要真正组建打击IS的反恐联盟并切断IS的资金来源十分困难,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走私贸易,也涉及到宗教争端,政治利益等。再说,俄罗斯和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未来会不会翻脸也是未知数。法新社称,俄罗斯国防部18日在位于莫斯科的独联体国家间航空委员会,举行被土耳其击落的苏-24轰炸机黑匣子的分析发布会。除了俄罗斯的代表以外,来自中国、印度、英国的驻俄使馆武官以及航空专家出席发布会。这显示出在打击IS的国家中,俄土仍然存在深深的裂痕。

  实际上,即使在一些反恐联盟内部也存在分歧。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沙特试图领导一个由伊斯兰国家组成的国际反恐联盟,这是在复活其领导伊斯兰世界的愿望,其风险在于可能会导致逊尼派与什叶派更大的宗教冲突。对这一联盟,巴基斯坦外长乔杜里却表示,他是看了新闻才知道这事。同在名单之中的马来西亚则称,自己是国际反恐行动的积极参与者,但没有也不会加入沙特主导的反恐联盟。报道还质疑,沙特能否领导一场广泛的意识形态和战术战争,来打击“它自己的政策某种程度上都允许的极端主义”?

  李伟对《环球时报》表示,目前国际社会上几个打击IS的联盟,分别是由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主导,这是既有的国际关系和地区政治生态所决定的。目前,这几个联盟虽然在表面上达成了一致,但在具体的打击行为上依然还是会从各自最基本的国家利益出发。因此,即使此次联合国的决议让人看好打击IS的前景,但仍旧不能过分乐观。▲(●本报驻联合国、英国、德国、加拿大、俄罗斯记者
李晓宏 纪双城 青木 陶短房 王军●本报记者 白云怡●陈一 柳直)

编辑:SN118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