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不是针对中国,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回答了成都网友的提问

美国前总统回应斯诺登事件:要安全又要隐私不可能
昨日,“中国公益论坛2013”在北京举行。论坛闭幕式暨财经年会开幕式上,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回答了成都网友的提问,并做主旨演讲。他谈了自己做公益的体会,评价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主动提到中国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认为中国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放松,终止劳教制度,进一步开放经济,控制气候变化方面采取更多的措施等,符合国家更长远的利益。
成都网友问: 如何看待美国政府赤字? 克林顿答: 要把赤字变成正数字
在提问环节,主持人、财讯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波明从数千个提问中率先挑选出了一位成都网友的提问:如何看待美国政府赤字的问题。
对此,克林顿回答:“如果你要把赤字变成一个正数字,中国人就不用担心债务违约的问题了。”他说,中国购买了美国2.5万亿美元的债务,使得美国减税有了机会,在好的经济环境中,政府应该把预算跟债务进行平衡。但如果想长期预算平衡,而且经济强劲,需要做到的是:
政府目标要清晰,必须控制支出。要有足够的数字保证经济是增长的,要保证1%到2%的GDP增长,才能够使预算平衡,3%当然更好。从短期来说,对于美国最好的方法是把这些赤字取消造成一种效应,实现2%GDP的增长,这样赤字就会下降,收入会增加。还需要改变工作结构,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要减少债务,关键是你要增加就业机会,这是我们要关注的。
回应“斯诺登”事件 克林顿答: 既想要安全又想要隐私不可能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斯诺登暴露出来的问题,如何看待美国成了一个安全的威胁,对一些首脑,包括对默克尔进行监听。
克林顿的解释是:既想要安全又想要隐私是不可能的。他认为,中美两国应该彼此诚实地告诉对方我们到底在监听什么。美国政府在信息披露方面是不是有足够的控制,如果美国政府要决定什么时候监听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决定权在谁的手里,这是关键的问题。克林顿认为,斯诺登是个年轻人,他只是给政府工作了六个月,他知道有700人得到了政府的政治审查,让人感到既没有隐私也没有安全感。
克林顿说,他当总统的时候,互联网上只有50个网站,现在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国内,各国政府必须对本国的国民更加坦诚,告诉本国国民政府想监视的是什么,政府想保护的是什么隐私,必须保证自己的国民要做到这一点。
会不会成为美国第一郎君 克林顿答: 美国出个女总统是好事
对于自己会不会成为美国第一郎君,克林顿说,“如果我太太想去竞选总统我会支持她,但是如果有一些原因她不想竞选,我也支持她”。
克林顿认为,希拉里是他共事过的最能干的公务员。克林顿还谈起42年前求婚时的场景:“当时我跟她求婚的时候说她不应该嫁给我,我跟她说,我爱你,想娶你,但是你不应该嫁给我,因为你的能力比我强,你应该回伊利诺斯州竞选职位。”克林顿回忆,希拉里当时回答:“大家都不会为我投票的,因为我只是一个脾气坏的女人。”
克林顿说,他希望美国能够出一位女性总统。他认为,这对世界来说,对美国来说都是个好事。“在政治中没有确定的事物,有人赢,有人会输,大家都不知道确切的事情。但是我要重述,她是我共事过最能干的人,1971年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相信,今天我还仍然这样相信。”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18日在北京说,为平衡预算,美国应当努力增加就业,减少赤字。

克林顿在北京召开的财经年会上发表演讲。
近一年来,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分歧,让外界或多或少都联想到了美国。美国高调重返亚太,是否与中国相关?在昨日在北京召开的财经年会上,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和第42任总统克林顿“不约而同”称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并非针对中国,相反,对中美均有帮助。美国不希望中日出现矛盾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深深地烙上了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印记。而她的丈夫、第42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昨日谈及妻子一手促成的这一外交战略时,坦言“希拉里的确推动了‘重返亚洲’的战略,但她不是针对中国,而是希望在亚洲共同建立一个共享的未来”。在这一“未来”中,中美都是赢家,而非一赢一输,即中美将在此“分享繁荣”。克林顿昨日再度澄清,称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不是针对中国,而是希望在亚洲共同建立一个共享的未来。他认为媒体对美国重返亚洲的报道存在偏见,“就好像是说我们想压制中国,这是不对的”。他表示,美国在亚洲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亚洲是世界的一部分,其经济也是全球经济的重要构成。此前,美国与日本已同意扩展已有16年历史的安全与合作协定,旨在加强亚太地区安全。“如果我是中国,我会很高兴美国最近刚刚跟日本重新签订了安全协议,能够让你们看到,由美国加入我们尽量避免在未来发生冲突”,克林顿称,如果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撤出亚洲,那是不明智和错误的。“我们的未来都是共享的,我们不希望中国和日本之间出现矛盾,我们希望这些矛盾要埋在过去,不要在未来出现,我们希望能够从中帮你们一把”,克林顿表示。他同时认为,目前中菲岛屿分歧、中日钓鱼岛问题等,都可以通过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并且以全球能够接受的方式解决。“很多人认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目的是为了限制中国,限制其经济和政治崛起,但实际情况绝非如此”,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昨日主动提及美国亚太战略,称美国是加强长期以来美国与亚洲多国保持的同盟关系,并与新兴强国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以此致力于维护稳定的安全环境,建立区域内公平开放、透明的经济秩序。“这不是一个游戏,不是美国赢,中国输的,正好是相反的,美国的成功同中国的成功是不可分的”,骆家辉也表示,中美需要避免新兴强国和历史强国之间的抗争,建设性地管控我们的分歧。必将支持希拉里竞选总统叱咤政坛的克林顿是否甘愿做“背后的男人”?又是否会成为美国“第一郎君”?克林顿给出的答案是:“如果我太太想去竞选总统,我会支持她”。当年的“第一夫人”希拉里在丈夫克林顿卸任总统后便投身政坛,并于2008年竞选总统,最终成为美国国务卿。而今,卸任后的她又被媒体爆出暗示下一届美国总统竞选。“她是我共事过最能干的人”,克林顿谈及希拉里,便如是定义妻子。“我当时求婚时就说,你不应该嫁给我,因为你的能力比我强,你应该回伊利诺伊州竞选职位”,克林顿对希拉里的政坛肯定,始于他们结婚前,42年前。而当时,希拉里自称“只是一个脾气坏的女人”、“大家不会给我投票”。于是,两次说“不”后,仍嫁给了克林顿。克林顿似乎一直明白妻子的政治野心。“倒不是说我们有什么野心,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下一代了。她想当一名好总统,可能因为她现在所谓的抱负比35年前低了一些”,他解释,目前希拉里关心的是能为世界做出什么。“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美国出一个女性总统。”克林顿感慨。“如果她不想竞选,我也会支持她”,克林顿同时表示。稍后,他又补充,政治中有人会赢,有人会输,一切充满不确定性。末了,克林顿再次感慨“她是我共事过的最能干的人。我仍然相信,1971年我见她的时候我就这样相信,到今天我还这样相信”。

克林顿18日出席在北京举行的《财经》年会2014及第二届中国公益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据美国财政部数据,目前美国债务总规模已达16.7万亿美元,相当于每个美国人都背负着多达5.4万美元的债务,而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攀升。如此庞大的债务规模,对美国和世界经济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克林顿指出,要实现预算和债务平衡,需要政府有清晰的目标,适当控制支出,还要有足够的经济增长。在当前美国的利率已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情况下,要平衡预算,就需要努力增加就业,特别是为中年人提供工作机会,并削减赤字。“我愿意帮助政府削减赤字……关键是增加就业。”

官方数据显示,10月美国失业率从7.2%上升至7.3%,约有1130万人失业,其中400万人失业已经超过半年。

由于奥巴马政府推行减税和增加政府开支的经济刺激计划,美国财政赤字一度居高不下。不过,2013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已降低至万亿美元以下,降幅达38%。

在克林顿看来,21世纪的核心就在于如何创造有活力和创造力的经济,并使经济成果为全民所共享。

针对近期中日两国之间因钓鱼岛问题产生的冲突,克林顿表示,不希望中日两国之间出现矛盾,“希望把这些矛盾终结在过去,不要在将来出现。”

美国推行“重返亚洲”战略后,曾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将增加其盟友向中国挑衅的可能性。

对此,克林顿表示,这一战略并非针对中国,而是希望全亚洲共享未来,共获繁荣。“有媒体报道存在偏见,给人感觉我们想压制中国,这是不对的。”

作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顿是否愿意妻子参选2016年美国总统?对此,克林顿表示,如果希拉里决定参选,他将予以支持。“她是我共事过的最能干的人。”(中国新闻网
李晓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